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亦菲:警惕和谐指数沦为离谱指数


2006-10-17 10:38:47         华夏经纬网

  10月11日闭幕的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以作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而备受瞩目,更激发出华夏大地民众的空前热情。怎么构建和谐社会?如何推进和谐社会?各地正按照六中全会精神在思考、在作出具体部署。

  值得注意的是,在六中全会刚闭幕的12日,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联合发布《北京市和谐社会指数监测报告》。报告云:收入超过万元的高收入阶层“幸福感”却很不确定,而年龄在36岁至55岁的“中流砥柱”阶层“幸福感”在所有人群中最低。与郊区县居民相比,城市居民的“幸福分值”平均要低4.5分。(见新华网消息)这个报告怎么监测出来的人们不得而知,但一出笼就受到广泛质疑。

  更为离谱的是,近来媒体有一篇报道说,目前英国的新“经济基金”搞的《幸福全球指数》报告,对全球173个国家及地区做了一次“幸福”排名,中国人的幸福程度排名第31位,比日本(第95位)、韩国(第102位)、新加坡(第131位)要幸福。(见《广州日报》2006年10月14日)诚然,这类“和谐社会指数”或“幸福指数”给人们的印象是“离谱指数”。而同样令人关注的问题是,许多地方政府已展开了“幸福指数排名争夺战”。因此,有时评发出这般感慨:那种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畸型政绩观,曾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注水GDP”,而现在,谁又能够保证,地方政府对“幸福指数”的排名争夺,会不会制造“注水幸福指数”这样的软指标呢?(见《中华工商时报》2006年9月29日)

  其实,在某些统计部门出台的“和谐社会指数”或“幸福指数”背后,已折射出一种令人不安的躁动。

  首先是对“和谐社会”目标认识的糊涂。对于“到2020年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和主要任务”,公报概括为九个方面。“九大目标”涵盖了从物质生活改善到文化道德风尚养成,从民主法制完善到基本公共服务体制建成等方方面面的内容。可以说,和谐社会是一个系统社会工程,绝非收入增加或是居住自然环境改善那么简单。把一项系统的总体的社会工程理解为某项生活指标,就令人有以偏概全的误导之嫌。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六中全会公报使用了“是一个不断化解社会矛盾的持续过程”这句话,意味深长的。不管从建国57年来的探索实践,还是改革开放近30年的成功经验分析,构建和谐社会是艰辛的奋斗过程,也是党和人民需要付出代价的过程。因此,六中全会提出“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居安思危”,“最大限度地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和谐因素”就是务实之言,警醒之言。它提醒人们,构建和谐社会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不能在某个项目某个指标完成就大功告成,就可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就可以自吹自擂。更不能低估构建和谐社会工程中的社会矛盾复杂性或对此掉以轻心。

  其实,在所谓“和谐指数”、“幸福指数”的背后,隐约又见形式主义的幽灵。形式主义是国人的老相识,“大跃进”和“十年文革”中的形式主义就使人们尝尽了苦头。因此,对形式主义,绝大多数国人表现的是本能反感。但是,形式主义的幽灵不散,与某些官员的官僚主义作风却息息相关。可以说,哪里有形式主义,哪里必定会滋生官僚主义,反之亦然。而今,一些官员未认真对六中全会精神进行认真学习深入理解,未作一番艰苦调查,就急急匆匆做起“和谐指数”,就“如饥似渴”般投入“幸福指数”的“排名争夺战”,其浮躁由此可见一斑,而这种官僚习气更令人担心。构建和谐社会,推进社会和谐,各级官员就面临着与形式主义的一番较量,需要与浮躁作风官僚习气彻底决裂。

  虚浮误国,务实兴邦。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需要的是艰苦奋斗作风,需要的是求真务实精神,不需要远离实际脱离人民群众的所谓虚无指数!
 
亦菲

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