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阿木:我坚决不让儿子当教师的理由


2006-10-25 09:31:11         华夏经纬网

  《中国青年报》记者对北京市的中学教师作了一个调查,结果发现,不少有孩子的教师正在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孩子树立更为“远大”的理想,说什么也不让孩子再当老师了。

  笔者就是一名中学教师。原本以为只有像我们贫困地区的中学教师才有类似刻骨铭心的感受,想不到在首善之区的北京当老师,竟然也会如此,实在出人意料。

  报道中记录了一名老师的工作时间表,说从早上6点半到下午六七点,大约十二三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但在我们这个地方,这些工作时间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们这里的班主任工作时间一般是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45分,这还不包括晚上住校学生就寝之后查宿舍的时间。笔者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住在校内,正好也当班主任,连续半年时间连校门都没有出过,那时候电话还没普及,刚刚毕业的同学联系不到我,还以为我失踪了呢。

  工作时间长还能承受,最难承受的恐怕就是巨大的教学压力了,这种压力就是学生的考试成绩压力。每次考试(包括期中期末考试和平时的月考)过后,就是一番“比”的狂潮:总模拟进线数与比例,班级模拟进线数与名次,单科高分个数、高分率及其分别的名次,有效高分个数、有效高分率及其分别的名次,单科名次的升降比,三主科的名次,平均分、平均率……在成绩比较上面,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比”不到的,电脑运算给“比”提供了非常快捷的手段。对身处其中的老师来说,一次考试比较就是一次炼狱。当然,我们这儿叫“成绩分析”,没有任何的讳饰,我们的口号就是“分数第一,成绩第一”。曾经的“片面追求升学率”早就变成了赤裸裸的“全面追求升学率”。事实上,各级政府及其教育局更是开口闭口谈升学任务和目标,你想不“比”是根本不可能的。

  有比较就有压力,尤其是当比较的名次直接关系到职称评定和奖金发放的时候,这种压力更是大得令人难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很少有人不得职业病的,颈椎病、抑郁症最为普遍。说起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笔者刚到35岁,竟然是已经有5年服药经历的高血压患者(甚至还得过抑郁症)。可曾几何时,我是一个多么健壮的人啊。

  想想吧,有了我这样的当老师的经历和体验,我还会让自己的儿子再当老师吗?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想让儿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至少,他应该健健康康地活着——不体面不要紧,总不能像我这样,早早地成为“药罐子”吧。(阿木)

 
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