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张鹏:服务员与公务员的异同之处


2006-10-26 09:03:32         华夏经纬网

  每次去酒楼吃饭,我对服务员的态度一般都是同座中最客气的,原因之一是我这人不太讲究,原因之二是因为我估计她们收入不高,也不容易,穷人何苦为难穷人呢?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外出务工人员几乎所有的艰难生活细节,往往都和服务员所在的阶层有着密切联系,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没有医保、社保、公积金,他们多数时候是以命讨薪或者老板走佬后痛哭流涕的新闻主角,他们的身体奔波劳累于城市的中心区域,他们的心灵却不得不栖息于繁华的边缘地带。这种服务员的工作岗位可能是多数人不愿意干的,不过,另外一种号称“服务员”的工作岗位如今却是人人求之不得的“金饭碗”。

  前不久,在重庆市“执政为民、服务发展”动员部署大会上,该市市委书记汪洋表示“公务员就是服务员”,这话听起来和“为人民服务”一样让人心里舒坦。不过,“调查显示公务员考试热在于医疗养老有保障,有报考者称公务员现在不是铁饭碗,而是金饭碗”(《中国青年报》10月23日)的新闻则告诉我们:此“服务员”与彼服务员还是有着完全不同的含金量,试问,你见过自称端着金饭碗的服务员吗?你见过酒楼门口排队,博士硕士学士一大堆等着去当服务员的吗?没有吧。我当然知道“公务员就是服务员”不过是个比方,是上级对下级的严格要求,可是这“服务员”和服务员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如此煞费苦心的比方只会让我们这些非“服务员”人士心如刀绞血压升高。

  “四川南充市高坪白塔中学清洁工月薪450元缴税30元,税务局称当个体户收税” (《华西都市报》10月23日)的新闻再次说明:真正的服务员阶层是真正的弱势群体,挣得不多,远低于纳税标准,却被迫要交不明不白的30元出去,试问,如果是某公务员月挣450元,税务局也敢把他“当个体户收税”吗?这么荒诞的理由都想得出来,真是不容易,损伤了不少脑细胞吧。在实际生活中,公务员与服务员的不平等,首先是社会地位的不平等,其次是经济收入的不平等,最后是可供动用的社会资源的不平等。有了这三大不平等,“服务员”与服务员之间的阶层鸿沟就显而易见了。

  众所周知,由于公务员这一光荣职业的巨大吸引力,如今已经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怪象。“雇用‘说客’吓退竞争者,大学生出歪招应对公务员考试竞争”(《北京晨报》10月22日)的新闻披露的不过是冰山一角,据说参与公务员选拔录用的考官个个都是铁面无私的黑老包,可是,我们完全可以想象,某些考生非常熟悉“关系学”,非常善于利用“关系学”,因此,我很担心黑老包们的清廉能坚持多久。照理说,不就是个“服务员”的职位吗?用得着使出“声东击西”或者“围魏救赵”之计吗?问题究竟在哪里?是公务员收入太高吗?恐怕不是。可是为什么一个收入不高的职位会引来各方争夺呢?

  “河北交通厅原副厅长张全设暗道藏黄金,儿子年花百万”(中央电视台 10月22日)的新闻告诉我们:公务员收入虽然不高,可是万一你分到一实权部门,万一你混成一领导,如果你自甘堕落敢于腐败,所谓的“隐性收入”和非法收入就会滚滚而至。面对这种物质诱惑,某些人不要说去当“服务员”,就是去当“服务员”的儿子恐怕都是求之不得的。你见过服务员的儿子一年花一百多万吗?没见过吧,原副厅级“服务员”张全的儿子就有这个本事。完全可以想象,多少见利忘爹之徒憋着一股子劲要给这种高级“服务员”当儿子啊。

  对于公务员的收入问题,有人认为偏高,我认为不尽然,但是,如果一次公务员考试居然会催生“雇用‘说客’吓退竞争者”的现象,那么至少说明公务员这个职业具有相当的诱惑力,这种诱惑力和服务员的职业诱惑力相比几乎是天壤之别。这是正常的现象吗?如何改变目前这种被动局面?是不是只有削减公务员工资、福利这一条路可以走呢?绝对不是。公务员考试大热,乃是因为其他职业目前可以提供的稳定性、工资、福利远远不尽如人意,因此,面对汹涌而至的公务员报考人潮,有关部门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逐步改善这种状况。我们不指望公务员真的像酒楼服务员一般谦恭且服务周到,但是,我们还是盼望有一天,酒楼服务员能像公务员一样生活得心里有底、情绪轻松,不用担心老板无端扣发薪水,不用担心子女没有地方入学。 作者:张鹏 
 

来源:国际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