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茅于轼:中国小额贷款扶贫还有三道坎


2006-10-26 09:31:19         华夏经纬网

  尤努斯不仅仅是一个小额贷款的发明人、推广人,而且他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他懂得怎么启发每一个人的内在潜力,充分发挥一个人的创造性,通过这条路来消除贫困,这确实给了我们从事扶贫工作的同志们一个新的视角。

  我们很早就知道尤努斯教授的成就。我们并不是不知道穷人是可以享受银行服务的,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国家,我们的经济改革取得辉煌的成就,可是我们又有两千多万人还没有脱贫。我们在十多年以前就开始想用什么办法引进尤努斯教授的方法来解决中国的贫困问题,但是经验说明,我们不太成功。到现在为止,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多的贫困人口,用小额贷款来解决贫困问题的例子非常少,虽然我们试了很多,有二三百个小额贷款机构,不算政府的,加上政府的就是成千上万了,但是其中能够成功的非常少。

  我感觉,这次尤努斯教授来访问中国有可能给小额贷款扶贫一个巨大的推动力,要在哪些方面推动?根据我的看法,我们做了十几年,有相当的进步。我想我们解决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承认小额贷款一定是高利率的,世界银行的经验,小额贷款的利率就是盈亏平衡的利率,在15%-20%。过去这个问题有很大的争议,为什么借给穷人钱还这么高的利率,这变成推广小额贷款很大的障碍,现在在有些人的头脑里面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农村的金融需要各种所有制的金融主体进入,包括自然人,包括企业、法人。这个问题的解决现在已经有很多例子,而且基本上取得了成功。我们还有什么问题没解决?还有以下几个问题没有解决。

  第一个问题,我们的法律环境没解决。现在我们对小额贷款开了一个小口,各个地方政府批准作为试点,全中国这么大的地方,一共只有七八家。而且这七八家是怎么成立起来的呢?据我所知是通过招投标竞争,由政府批准,这样一个制度不成为小额贷款成长的法律环境。应该跟工商注册一样,有一套办法,只要符合这些条件就可以成为小额贷款公司。现在所谓开了一个口不算是一个正常的法律环境。

  第二个问题,小额贷款必须是又有存又有贷,我们现在的规定是只贷不存,不许可吸收存款,一上来吸收存款,把人家的存款卷跑了,人都找不着了,这就出大事了。需要谨慎,这是对的。但是总是不许又存又贷,这就像尤努斯教授讲的,把一条腿割断了,就剩一条腿怎么走?农村的小额贷款最终一定要变成又存又贷。开始可以做一些限制,比如前三年不许吸收存款,从第四年开始可以少量吸收,到第几年可以不受限制吸收存款。又贷又存是尤努斯教授告诉我们的经验。

  第三个问题,由谁来监管,由谁来制订一套办法没有解决。尤努斯教授讲了,由现在的银行监管系统,用它的条例来管小额贷款是不行的,一定要有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来专门监管农村的小额信贷运作。我从1993年开始做了农村的小额贷款,这个贷款在全国几百个小额贷款当中有两个不同点,第一个不同,是唯一由私人出钱来举办的,不是政府办的,也不是外国机构办的,就是我本人和我的亲戚朋友拿钱出来办的。第二个不同,我从1993年办到了1998年,资金非常有限,我没有多少钱可以提供,到了1998年也就是五年之后,我感觉我们必须吸收存款,否则做不大,于是开始在我的朋友中间跟他们借钱,拿他们的钱放到农村去做。又过了三年或者四年,大概是2002年,我开始吸收当地老百姓的存款,这么一来,资本的运作资金加了四到五倍,我们从几百块钱现在做到了130万元,当然这个数目非常小,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比较我们跟孟加拉的经验可以看到,中国也有很多有创造力的企业家,只要给他们一个良好的法律环境,中国的小额贷款是有非常光明的前途的。茅于轼  (作者系著名经济学家)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