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洪波:清理干股,还要算上权力的干儿干女


2006-10-27 10:11:54         华夏经纬网

  一台公交车都会有权力入股,还会有什么里面可能没有权力入股呢?我想象不出来了。从近年的报道看,有火车站派出所警员入小偷的股,甚至办起信用卡拿小偷的“月贡”;有官匪勾结,黑恶势力由权力充当保护伞,权力当然也从黑恶势力中提成;那些毕竟是不正常的经营,公交车、煤矿、公司都算正当营生,看来权力入股也是不分白道黑道,只要权能换利就行。  

  煤矿不断出事,后来清退官股,效果如何,尚待检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了官股,权力与矿主的联系不那么“一体化”,安全整顿会顺利得多。

  现在又听说重庆清查公交官股。事情源于10月1日重庆一辆公共汽车坠桥导致30人死亡,经查事故车8个多月里有违章记录164次,另有一辆公交车几乎每天有一次违章记录,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公交车与交警有利益关系。

  我对城市道路交通秩序一直爱从“理解万岁”的角度来认识。例如一些特殊号牌的车在路上倒行逆施,我就觉得很正常,特殊号牌,就是特殊事务的代号,倒行逆施,必是事出紧急,有倒行逆施的必要。特殊号牌,就是道路交通上的权力股,道理是最硬的。

  公交车很牛气,这在每个城市也是众所周知。以我“理解万岁”的认识,公交车那么大,要运送那么多的人,路又挤,如果公交车不勇于优先,怎么能够把乘客迅速运送到站啊,可以说公交车的横行霸道,乃是道路交通上的“公众股”,道理也很硬。现在看,这样的认识还是太粗浅,这里面可能还是“权力股”在起作用。

  权力对社会各层面的渗透和掌控,大大出于我的预想。虽然我从不怀疑权力获得利益的巨大能力,但想到的多是工程承包、项目投放、官位授受、审批控制等等。我也可以想到煤矿、公司里面有官员利益直接参与,那都是大的项目,油水大。但一台公交车也会有权力在里面入股,这是我想不到的。大概大权寻大利,一天等于二十年;权小的逐小利,日积跬步也要以致千里,总归不安于位,本身就是我们这个社会中权力的运行法则吧。

  一台公交车都会有权力入股,还会有什么里面可能没有权力入股呢?我想象不出来了。从近年的报道看,有火车站派出所警员入小偷的股,甚至办起信用卡拿小偷的“月贡”;有官匪勾结,黑恶势力由权力充当保护伞,权力当然也从黑恶势力中提成;那些毕竟是不正常的经营,公交车、煤矿、公司都算正当营生,看来权力入股也是不分白道黑道,只要权能换利就行。我甚至可以想象,街边一个擦鞋女,可能也会有某个管理人员去抽头拿钱,这样才可以免受各种惊扰。

  公交车都会有权力入股,表明“上头有人罩着”是一个多么不可缺少的经营环境。有了这个环境,开煤矿就可以不管死人不死人,开公交就可以不管违章不违章,开公司就可以不管偷税不偷税,卖产品就可以不管害人不害人,随心所欲。从集团公司到公交车,从建高速公路到擦鞋子,事无分大小,利不分厚薄,权力都要去抽头,如果工程不成豆腐渣、煤矿不三天两头死人、公交不开到桥下面,不也对不起权力在其间行云播雨吗?

  权力入股,当然讲究一个“象征性”。如果真的要拿钱去入股,那还算什么“有权”呢?所以,权力入股就是拿一点“象征性”的钱,以显得占有股份合法。当然,权力入股也往往可以凭空占有一定的利益分成,现在通称为“干股”。权力可以产生干股,就像权力可以产生出干哥哥、干儿子尤其干妹妹、干女儿一样。

  清查公交车官股,清查煤矿官股,一个一个项目去做,要做到何年何月?而且哪个行业出多了人命事故才去清理官股,实在是一种揪倒霉蛋的搞法,有些领域永远不出人命事故,那真是权力入股的好地方。例如一个洗脚城,一个贸易公司,能够出什么人命事故呢,权力去拿干股,真是再安全不过了。

  我甚至认为清理干股,还要扩展到清理权力人物的干哥干儿、干妹干女之上。干哥干儿、干妹干女说到底是一种人格上的“干股”,权力人物通过认干亲上攀下援,被认干亲的人通过人格权的部分出让而投桃报李。权力人物干亲多,大概也是中国特色。我就没听说西方政治人物被人认作“教父”或者认养“教子”蔚然成风,而中国一些地方,一个官员没几个干儿子、干女儿的,差不多都不算正常。严嵩做首辅,干儿三十多;魏阉权倾朝野,干儿义孙盈门;权门之下,多有向火乞儿,只是今日又发展出认干妹妹、干女儿而已。

  日月经天,水银泻地,权力的新边疆无远弗届,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织成权力家族网,权力可以生出权力,而经济领域里的干股和权钱交易,社会关系里的干儿干女,则表明权力可以生出利益,也可以添丁加口。这些现象为“有权就有一切”提供了证明。权力能在一个社会中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也算世界一绝吧。

  (作者系《长江日报》评论员)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