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傅红春:教育成本影响幸福感


2006-11-02 11:53:58         华夏经纬网

 
  近来,社会上关于幸福感的议论较多,其中教育成本与幸福感的关系尤为引人关注。

  在我带领的团队承担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的研究中,调查发现,对普通收入人群来说,个人支付的教育成本过高,是造成调查对象幸福感不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在上海,家庭尤其是普通家庭在教育支出上的经济负担很重。现在的孩子95%以上是独生子女,无论是高收入家庭,还是低收入家庭,对孩子的期望都很高,对获得优质教育资源同样不惜代价。显然,同样的教育费用对低收入家庭来说负担更加沉重。

  在享受教育成果的意义上,追加教育成本会提高幸福感;可是,在承担教育成本的意义上,追加教育成本又会降低幸福感。如何解决这看似矛盾的问题?我以为,要提高个人的和全社会的幸福感,社会的教育成本应该增上去,个人的教育成本必须减下来。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教育成本的投入上,表现出的就是社会投入不足,个人负担太重。我们的中小学学生的教育开支,家庭要负担一半以上;而且对于公用教育经费的享受,在不同地区,特别是城市和农村之间,还有制度壁垒。现在虽然有所改观,但历史欠账还太多。

  教育的社会成本和个人成本,为什么应一增一减?这是由教育的特殊经济性质决定的。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教育是一种“有正外部效应的产品”。也就是说,教育的收益有外散性,不独受教育者及其家庭从中受益。教育的社会受益者(不单是政府,还有公司、团体等)应该也必须支付相应的教育成本。

  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尽快地逐步实施完全免费且全国基本统一标准的基础教育。这对于消除地区差别、城乡差别,放大教育成本对幸福感的正效应,减弱教育成本对幸福感的负效应,都会有较大促进作用。(傅红春 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院长)


 
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