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叶匡政:洪峰在替所有中国作家乞讨?


2006-11-02 13:19:58         华夏经纬网

 
  文学死了!2006年10月28日,洪峰,这位当代中国文学的重要作家,这个倔犟的东北汉子,终于站到了街头。他走向街头,不是准备游行,因为远处并没有等待他的游行队伍;也不是售卖他的新书,他已被生活压得拿不动笔了。他站到街头,是在乞讨。他迎街站定,在胸前挂上了一块白色的乞讨牌,上书“乞讨姓名:洪峰 职业:中国作家”。

  这一天,距离我在新浪公布《文学死了!》的10月24日,只有四天。

  一个多么准确的形象!熟悉当代中国文学的洪峰一定知道,这一形象所代表的意义。他是代所有的中国作家乞讨!在未来的中国文学博物馆中,这个形象一定会被塑成高高在上的雕像,供我们瞻仰。他的形象,代表了未来的中国人,对我们这个时代文学的认知,对我们这个时代作家的认知。洪峰,他为中国当代文学找到了一个准确的形象,这位先锋作家,这位热爱足球的人,再一次站到了先锋的位置。

  他站到街头,创作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作品。

  几十年来,哪一个中国作家不在乞讨?不愿乞讨的作家,或者选择老舍、海子的方式:自杀,或者选择储安平的方式:在人间失踪;或者像沈从文那样:改行。还有第四条路吗?成为一个战士?呵呵,它与失踪是同一个意思。

  哪一个中国作家不在乞讨?有的向现今的文学体制乞讨,从怀揣文学梦想的人,变成了文学的官僚与奴才,像一群丧失了灵魂的太监,吆喝着主子的意图,并为得到这样的权力骄傲;有的在向市场乞讨,紧跟在专门阉割作家灵魂的出版社与书商的身后,成了一只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有的在向电影乞讨,成为导演图像意志的附庸,哪次不是导演出来召呼一声,立马就会有5、6个作家应声而动,他们为点到自己,正沾沾自喜呢;有的在向普罗的文学大众献媚,制造点狗屎与垃圾,表明自己似乎是个战士……我真的不想再例举了,我为这样一个可怜的群体,而感到悲哀。

  精神特权,呵呵,一群精神的阳萎者!

  这一次洪峰站出来了,他们依然不敢立场坚定地发言。他们既为心中残存的那点文学理想所折磨,又为手中的那点既得利益患得患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想说又不敢说。他们不明白,作家是靠发言而活着的。想想鲁迅就会懂了!同志们呵,你们在1942年的某一天,就被集体地抽掉了脊椎。这群没有脊椎的软体动物,正是这僵死的文学秩序的陪葬品。他们在其中蠕动得多么欢快呵!请不要再假借文学的名义说什么了吧!让文学成为历史,成为我们心中一个珍贵的概念。我还期望它能给我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呢。让它死吧!庄严地死去!

  洪峰说:“我不会吵架!”是的,因为我们不敢吵架,早已不会吵架了!对那个高高在上的某个场,我们从来就不敢发言。洪峰还有一句话说得好:“我就是看能不能要到东西。”是的,你既然不敢吵架,就只有去乞讨。

  今天,还有不乞讨的作家吗?有,他们改行了。我的好朋友芒克,他成了一个画家,正在为他的画展忙碌。梁小斌,他每日在京苦练书法,前段时间,还被某家机构列为中国活着的一百位书法家之一。对“文学死了”梁小斌暂时还没有发表意见,但是他倒是说过,书法的最高境界就是“字的崩溃”。刘索拉,她在做音乐。在今天的文学秩序中,她永远只愿承认自己是个业余作家,有谁明白她的意思?

  不说了,朋友们,也请原谅我,我不能说得太清楚。每一个了解现存文学秩序的人,会听懂我说的话。

  我敬佩洪峰的勇气,他可是一位50岁的知名作家呵!我感谢洪峰!他为我们塑造了一个诠释当代中国文学、认知当代中国作家最准确的形象。

  文学死了!现在,洪峰站出来告诉我们了。下一个会是谁呢?

 
来源:南方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