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马九器:忆新闻界先辈,树新闻人坐标


2006-11-08 09:28:23         华夏经纬网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孤笔”。文天祥通过《正气歌》表达出中国传统士大夫气节的时候,把春秋时齐国的太史和晋国的董孤的直笔写史看作良心的榜样。太史宁死也要写下“崔抒弑其君”,董孤即使知道晋灵公是昏君仍然客观地写下“赵盾弑其君”。这样的史家不仅是治史者们的良心坐标,也是职业新闻人当孜孜以求的良心坐标,因为“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11月8日,一年一度的记者节,不妨从“董孤笔”入手说说新闻人。

  不仅是董孤、齐太史的秉笔直书,为立人树下坐标,追寻历史的长河,一个个历史片断、一位位新闻先辈,更为今日的新闻人立下一个良心的坐标。前者披荆斩棘开创的路需要后来者前赴后继地去无限延续。

  “凡是真理要求我们说、要求我们写的,就决不放弃、决不迟疑地说出来,写出来。另一方面,凡不合真实和违反民意的东西,就不管有多大的强力在后面紧迫着或在前面诱惑着,我们也必须有勇气、有毅力把它抛弃,决不轻着一字。”(1943年9月1日《解放日报》社论)重温63年前党和新闻工作者作出的庄严承诺,分明看到太史和董孤的直笔,分明看到一名新闻人的职业底线,更看到新闻人身上的历史责任。

  “余自问为记者若干年,亦一大作孽之事也。以今法作报,可将一无辜良善之人,凭空诬陷……至于凭臆造论,吠影吠声,败坏国家大事,更易为矣!”这是91年前一代名记黄远生在《忏悔录》中的话,直剖肺腑、毫不留情。他的忏悔犹如一道闪电划破了缺乏忏悔传统的知识分子天幕,那是一种新闻人极度稀缺但又无比昂贵的道德自省,那是让新闻人永远不能背离新闻本质的人文给养。重新认识“中国的卢梭———黄远生”就是找到一件拨正新闻人道德坐标的绝佳武器。

  “报纸是公众的,不是‘我’的;发表主张应尽到客观的探讨,不可夹杂着自己的名誉心和利害心,更要力避自己的好恶爱憎,不任自己的感情支配主张。”这句话充满的新闻伦理与哲学思维,正指导今天新闻人在做无限接近本质的新闻,而它出自六十多年前蜚声中外的新闻人《大公报》主笔张季鸾之口。天下新闻其本质核心无非“客观真实”,但今日新闻之种种怪象,如道听途说式,偏听偏信式,断章取义式,先入为主式———感性压倒理性,经验战胜客观,还是屡见不鲜。六十多年过去了,面对张季鸾和他的报纸,需要拜先辈为师的新闻人仍然太多太多。

  前行者络绎不绝,汇成新闻史上璀璨的一条银河———有认为把新闻做成记录督军阔人一言一行是“新闻界一大缺点”的李大钊,有报纸应“供给各方平等发表之机会”的徐宝璜,有把“凭良心说话和用真凭实据报告新闻”作为立业基本原则的成舍我……

  今天这个纷繁芜杂的时代,改革之艰、利益之争、阶层之阂无不与民众息息相关,需要新闻人按照新闻规律,运用基本的新闻规则和高超的技巧,去促进“以人为本”的实现,去充分地反映民意,去有效地消除阶层隔阂,去适当地舒缓社会怨气,追求一种和谐。虽然那些片断和身影飘游在20世纪的时空,然而蕴含着的新闻价值核心、民本色彩、道德自律,共同为今日的新闻人树立起一个永远的新闻坐标。

马九器

来源:长城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