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邵建:由博客实名谈如何理解言论自由是相对的


2006-11-14 08:59:35         华夏经纬网

  既然投票这样的大事都可以,发表一下公共意见为什么不可以匿名呢?

  博客实名制近来成为多方关注的问题。由于它事关“言论自由”,权力和权利两方存在意见上的分歧。针对民间担心实名制会影响“言论自由”,由信息产业部管辖的中国互联网协会行业自律工作委员会的秘书长态度很明确:“言论自由是相对的”,推行博客实名制并不惧怕由此带来的影响。什么影响?即实名制对言论自由造成的影响。这句话集中体现了权力方的意见,乃至意志。

  我不赞成这样的表述。言论自由历来是一项敏感的权利,需要小心对待,不宜用这种“不惧怕”的口吻说话。权力本来就没有惧怕过权利,只因为权力是硬的,权利是软的。我是博客网民中的一个,想以权利之名和权力讨论一下言论自由的问题。

  言论自由从它的内涵来说,并不仅仅指一个人“说什么”,它同时还包含一个人在身份选择上的“如何说”。亦即,一个人可以用实名的方式说,也可以用化名的方式说。此种自由和言论本身的自由一样,是不言而喻的,缺了这一环则是言论自由的残缺。网络和纸媒一样,也是一个言论空间,逻辑上,它们的游戏规则应该相同,网络不应被特别对待。纸媒可以用笔名,对于网络博客,信息产业部不应轻易强制实名。

  至于“言论自由是相对的”,这是常识;但是反过来,“言论自由是相对的”不应成为妨碍“相对的言论自由”的借口。当然,在如何理解“相对”的含义上,权利和权力又会有互不相同的解释。在我看来,言论自由如果是一项权利,那么和权利相对的便是责任和义务。就言论自由的相对性而言,它不是指有什么话不可以说,而是知无不言,甚至言无不尽;与此同时,任何一个人对自己的任何言论都要负担责任,包括法律责任。“相对”云云,就是让自由与责任互相面对。那么,如何负担言论责任?从个人角度来讲,言论者张口前要有一定的自律,不要辱骂他人,不要攻击社会。但从社会管理机制来讲,它对责任的追究,不在言论以前,而在言论以后。换言之,言论责任所追究的,是言论的后果而不是它的动机。比如,我的语言对某人造成了事实上的伤害,法律则对我进行相应惩罚。但是,如果一种管制方式,不是针对我说出了什么,而是预先就让我感到某些话不能说或不便说,那么,这种举措就涉嫌妨碍言论自由了。实名制,正是这种涉嫌方式之一。

  事实正是如此。这位秘书长认为,之所以推行博客实名制,是因为“网络言论自由不等于可以胡说八道,此前的一些不良现象应该有所约束和收敛了”。我完全同意约束和收敛的说法,但它主要靠法律,而不是靠实名制。实名也可以,除了它自愿。强制推行,非但未必奏效,而且靠它来做到“言论自由不是胡说八道”,就真的妨碍言论自由了。因为言论自由肯定包含胡说八道的自由。每个人对胡说八道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你认为胡说八道,他完全可能是一本正经,彼此间的看法不同而已。

  在公共领域中发言,其实完全可以匿名。就是在私人相处中,也会有这种情况:当面说客气话,背后表达真实看法。也许这是人情中固有的东西。它延伸到公共事务上,则表现为民主投票的无记名。既然投票这样的大事都可以,发表一下公共意见为什么不可以匿名呢?正是在这里,才能看到真正的民意。

邵建 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


来源:南都周刊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