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舒圣祥:失却民生痛感的新中间阶层标准


2006-11-15 09:35:03         华夏经纬网

  家庭月收入2000元,就算中间阶层,这被认为是政府首次对“新中间阶层”进行标准定义(11月10日《法制晚报》)。——隶属于国家统计局的中国国情研究会,在经历中国首次真正意义上的“新中间阶层全国普查”之后,日前就“什么是新中间阶层?”这一问题,给出了官方第一次正式答案。

  9月下旬,“中国新中间阶层生活调查”宣布正式启动,也就一个半月的时间,国情研究会就得出了“研究成果”,速度不可谓不快。这一个半月,国家统计局经历了腐败丑闻和高层变动,却丝毫没影响定义“新中间阶层”工作的办事效率,实为幸甚。不幸的是,“新中间阶层”标准甫一曝出,即刻遭到了公众的质疑,或大呼不可思议,或极尽嗤之以鼻。

  家庭月收入2000元就算新中间阶层,这还是一级城市(直辖市及省会城市)的标准,一般中小城市家庭月收入满1500元就算。可以说,除了部分农民伯伯、少数民工兄弟以及城市特困家庭,拜国情研究会所赐,家家户户几乎都有机会分到一顶漂亮的“新中间阶层”高帽。

  问题在于,帽子是不能当饭吃的。以平均一家三口计算,在一级城市,月入2000元恐怕应付基本生活开销都成问题——明明是在贫困线徘徊,又谈何“新中间阶层”?按此标准,一年到头不吃不喝,大概够买2个平方的商品房,大概够生一次不大不小的病,大概够一个小孩上一年的大学。难怪网友们建议再搞一个“新新中间阶层”调查,标准是:家中无人出门要饭;病危关头敢送病人去医院;家中常年能有小面额零钞。

  无论从哪个角度说,以家庭月收入2000元作为“新中间阶层”的门槛,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这既不符合时代,更不符合国情。是以上世纪中期的标准来定义今天的“新中间阶层”。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对民生痛感的麻木和冷漠。

  所谓“普查”,必然需要在公众的共同感觉基础上来总结,必然不能脱离民生现状和大事小情。然而,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家庭月收入2000元就算新中间阶层,不可能来自公众的共同感觉,而只能来自调查者的自我陶醉和自欺欺人。我很怀疑,调查者是不是生活在火星上,长期性地不食人间烟火,因而不知道人还要吃饭还要穿衣还要上学还要看病,因而认为一个家庭一个月能有2000元的收入已经是正宗的钟鸣鼎食之家了。

  搞调查的机构那么多,出现几个弱智本来并不奇怪,但如果弱智者是隶属政府机构的调查组织,这就不能不让人不寒而栗了。因为官办调查组织的调查结论是要作为制定公共政策依据的,调查结论失却民生痛感必然导致公共政策失却民生痛感:家庭月入2000元已经是“新中间阶层”,贫困家庭一下子少了很多,政府发放公共福利的担子也一下轻了很多。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失却民生痛感的“新中间阶层”标准是恐怖的,是标准的“马屁调查”,它给政府部门提供了一个和谐假象,以“中间的大多数”掩盖了“贫困的大多数”,残忍而又不负责任地屏蔽了正在生活贫困线上挣扎的民生之痛。 作者:舒圣祥     

 
 来源:东方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