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司欣:陪酒女是教育产业化催生的恶果吗


2006-11-24 08:53:54         华夏经纬网

  桂林一舞蹈学校借“实习”的幌子,将22名未成年女生送进娱乐场所当陪酒女。学校董事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于礼貌,让她们去敬敬酒也没有什么不妥(见11月22日新华网)。 

   很明显,这是教育产业化种下的一枚恶果。在我们以往的认识里,教育产业化往往跟择校、乱收费、扩招等字眼联系在一起,很少有人想过它还意味着生源出租、人体推销和色情服务。桂林这所舞蹈学校向我们演绎了教育产业化的另类模式:在名校挟优质教育资源公开合法地择校、乱收费、扩招的同时,得不到国家一分钱的民营学校也在设法从生源出租、人体推销和色情服务中分享教育产业化的成果,实现着边缘化生存。

  “笑贫不笑娼”已然成为被我们这个商品社会默认的严酷现实,可怕的是,这个带血的现实如今正在影响着教育的理念和操守。对于桂林这所民办学校来说,什么是道德呢?显然他们的道德和传统的道德是有着根本的观念冲突的,或者说主流的道德对于处于教育资源劣势的民资来说,是奢侈的。竞争的残酷让他们建立了一套另类的、畸形的道德法则:生存才是最大的道德,没钱才是最大的无道。正如校长郭桂生所宣称的,自己组织实习“是为了帮助这些贫困的孩子,是在做好事”。而这套言论,与那些具有国家合法身份的大校、名校所称的“教育产业化的终极目的是为教育服务”的理念,从本质上说其实并无二致。

  社会之所以对这所学校的行为愤怒与不齿,是因为他们彻底暴露了教育产业化的丑陋。名校有资本和资源实现合法利益,“野鸡”学校只能自谋出路,以反社会反道德的色情服务方式实现自我生存。在主流的价值认识里,前者只违背了公众利益,后者则触犯了法制规约,其实他们在本质上是利益一致的。李银河博士曾这样形容专职太太与性工作者的区别:前者是长期的、一次性的批发,后者则是短期的、多次性的零售。其实合法学校与“野鸡”学校也正是这种关系:前者有法律和国家政策长期供养,后者则在制度夹缝中寻找生存空间。由于“野鸡”学校的黑幕被扯下,反倒为合法学校的不合法行为转移了一部分社会视线。其实论本质,谁也不比谁更高贵,甚至合法学校对社会的劫掠份额更大,更血腥,更无道德。

  这么说并非是为这类违规学校脱罪,事实上违规办学已成为一些民办学校的潜规则,对此进行清理甚至取缔是完全有必要的。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些地下学校的存在首先不是法律问题,而是中国教育的体制问题。国家允许社会力量办学是正确的,但是教育产业化的方向不改,不管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无疑都将走向歧途,只不过民办学校将这一问题显现得更加突出而已。(司 欣)

 
 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