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晏扬:陕西省少女成艾滋病高危人群了吗


2006-11-24 08:55:16         华夏经纬网

  11月23日《华商报》上一篇题为《陕西省少女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的报道说,近两年来陕西省艾滋病发病增长较快,疫情呈明显上升趋势。调查显示,少女在性关系中的脆弱性和易受到性岐视的影响,使她们成为艾滋病的高危人群。

 
  不知从何时起,“高危人群”成了一个社会流行语,从禽流感高危人群到亚健康高危人群,从婚外恋高危人群到电脑病高危人群,形形色色,不一而足。说到艾滋病高危人群,人们通常指的是性工作者、吸毒者及同性恋者,少女成艾滋病高危人群,很多人可能没听说过。报道说,至今年10月底,陕西全省累计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632例。632例中有多少人是少女,报道没有提及,即使大多数是少女,以陕西省几千万人口,少女人数也有好几百万,少女感染艾滋病的比例只有几万分之一,这样一个感染率,能称作“高危人群”吗?

  我倒不是抠字眼,只是想说,在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缺乏严谨的概率分析的情况下,仅凭一些有限的、简单的个案比对,就贸然将某一个群体定义为艾滋病的高危人群,恐怕不慎重。尤其是,将一个省的少女人群整体称作艾滋病高危人群,更加不妥。毕竟,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艾滋病还是一种不能让多数人坦然看待的疾病,人们总是不自觉地将之与不正当的性、吸毒、同性恋等联系在一起。在现实语境下,“高危人群”也是大多数人心里难以接受的一个称谓,因极少数少女感染了艾滋病,便将全省的少女称作“高危人群”,可能会在人格和精神上伤害到其他人。

  实际上,我们往往将某一个群体称作“高危人群”(比如白领是电脑病高危人群,吸毒者是艾滋病高危人群),这种说法(认识)并不准确。2002年5月,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在印度尼西亚召开了有关艾滋病高危人群大小估计的会议,会议给艾滋病高危人群下的定义是:具有感染艾滋病毒高危行为的人。人们通常认为静脉注射吸毒者是艾滋病高危人群,但是会议却认为,有些身为医生的吸毒者,他们很容易获得消毒的针具,因此他们没有感染艾滋病毒的危险,因而这一“亚人群”应被排除在艾滋病高危人群之外,只有那些用未消毒针具进行静脉注射的吸毒者,才是艾滋病高危人群。

  依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这个定义,高危人群之“高危”,指的是“高危行为”,是否“高危”只与一个人的行为有关,而与其性别、年龄、籍贯、职业等无关。对照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这个定义,我们就很容易判断,将一个省的少女说成是艾滋病高危人群,无疑是荒谬的;而动辄不加区分地将“高危人群”这顶帽子扣在某种性别、某一年龄、某一职业的人群头上,更是不准确、不科学的。

 
晏扬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