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林达:中国应该如何看待大国崛起


2006-11-29 13:08:56         华夏经纬网

  电视系列片《大国崛起》最近陆续播出,引起许多议论。我们住在美国的这些年,对美国历史比较感兴趣,平时也喜欢看美国电视里的《历史》频道。到了看《大国崛起》的时候,就很理解用电视媒体来处理这种题材的困难之处,而且也就明白,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非常不容易。

  中国在近十几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一种要崛起的姿态,却也因为崛起的突然和短期快速,隐含着种种危机。电视片的初衷,显然是在告诉大家一些历史知识的同时,也让人们思考一些问题,汲取他国的经验教训。它指出了每个国家有自己的特点,也就是自己特定的优点和弱点,不是照抄他人就一定能抄出同样效果,因为你自己文化中的特征,在无形中加强和抵消、修正和扭曲引入的外来经验。可是,它指出了一些普世的原则,例如科学、教育、激励人们创造力、消除社会弊病的制度,如何在起着催化社会发展和保障社会健康的作用。它同样指出了一些负面教训,例如以军事扩展来刺激“崛起”,如何无可避免地会导向幻灭和灾难。对他国走过的道路更多了解总是好事。至于一个片子,要在短短两三个小时里对某个国家几百年的发展路径作出大致描绘,总是要被迫去除许多细节,有争议也总是难免的。

  之所以要环顾世界,看看别国的崛起历史,主要因为中国是一个后发国家。我想借着这个机会,说说自己的一点小小体会。现代后发国家和这些所谓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条件有许多差异,其中之一就是政府关照和民众期待的契合点是不同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在这些片子里看到,这些老牌自由经济的国家,它们走的是一条自然发展的道路。自由经济并不是一个经济学家的设计方案,它是自然发生的,经济学家只是在对现存事实不断作出研究。自然发展的一个特点是,早先身在其中的人们,对它在发展过程中一些自然生成的现象、观念、原则,不管利弊一开始都习以为常,照单全收。比如说,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工作自己找,老板说了算,找不到工作是自己倒霉;假如工作时间长、条件差是自己运气不好、工作出危险自己认栽;生老病死更是个人事务、家庭事务。而宗教对个人面对厄运时的坚忍,又起了很大作用。

  也就是说,早先社会制度和观念都处于初级的、粗糙的、有待完善的阶段。一方面,政府、社会对失业、穷困、福利、健康、医疗、养老等等,没有要“做什么”的意识,那时候这样的制度还没有“发展出来”,另一方面,与其一致的民众观念也一样没有“觉醒”。这是西方世界在80年前遭遇经济大萧条时,美国有1/4失业人口,社会却没有发生大动荡的重要原因之一。也就是“政府关照的缺席”和“民众对政府干预经济期望值很低”,是基本契合的。后来的发展又都是基本同步,就是政府开始健全制度,民众开始逐步认为,日子过得不好,政府有很大甚至全部的责任。

  我们再看今天的中国。假如看了他国发展史,就很放心地想,原来他们发展中也有过问题,老百姓曾经过得比我们还苦,失业率比我们今天更高,所以,我们还可以高枕无忧,那可能就坏了。因为现代中国没有这样的同步契合。一头是政府对自由经济下的社会保障缺乏敏感,没有经验,还在摸索,另一头,却是长久在计划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对政府的高期待。这种大错位远比资本主义初级阶段更容易引发社会动荡。所以,所谓后发社会看“前发”,也不能简单参照,而要根据不同的时间、条件、地点对照着看。既要看到机会,也要看到危险。

  最后,还有点希望,就是希望除了《大国崛起》这样的宏大叙事式的篇章,还可以翻译一些国外的历史文献片,那些片子大多涉及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和历史事件,细细看,兴许能看得更明白。

美国来信之林达专栏 (作者系旅美作家)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