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毕诗成:搜身,法制的帽子遭遇江湖的脑袋


2006-11-30 10:05:24         华夏经纬网

   据说国人的法治意识大大加强了,“小心去告你”成为一些人的口头禅可以佐证;还据说国人的法治观念只学到了点皮毛,“乘客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被失主搜身”发生在繁华的大街上,也是佐证。当社会戴着一顶“法制的帽子”,而社会人却依然长着“江湖大脑”的时候,我们隐约看到了社会法制化进程中的一大瓶颈。

  11月26日下午,发生在陕西省西安市繁华的钟楼附近的一次“搜身行动”,让我们的法治社会很是受伤了一回:满载乘客的37路公交车上,有乘客称丢了1000多元钱。为尽早脱身,部分乘客无奈要失主对自己搜身以表清白。当着民警的面,八九十人被逐一搜身,两个小时的搜查失物仍未找到,失主留给大家的只是一句“对不起”。(《华商报》11月29日)

  在笔者看来,事件的全过程,是一次国人面临权利侵害时,不断寻求“江湖规则”,不断放弃“法律规则”的过程。最后使得事件的前前后后,整个地由“江湖规则”所主导,“法律规则”沦为全然的看客。

  先说失主,在发现丢钱后,立即断定“贼一定还在车上”,于是打电话叫来五六个小伙子,把车门堵住。再说乘客,先是一人说有急事要下车,主动让失主搜身;另有三分之二的乘客也一个个“甘愿”被搜身离开;剩下的虽不情愿,也未拒绝被失主搜查一番。最后说警察,在“搜身活动”中,两名警察始终站在旁边,提示了“搜身行为违法”之后便行注目礼,没有制止,事后的解释是:“是乘客自愿的”,“我们没权力阻止这种自愿”。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我们看不到符合法律程序的路径:失主在“丢钱”情境下的“正义心态”派生了搜查乘客、乘客在自证清白意愿下派生了被搜身离开、警察在明知违法却甘作“自愿”理解,派生了对搜身行为的听之任之……

  我们搞了数十年的法制建设,据说中国的法律法规数量居世界前列,应该说法治社会制度层面的建设已经初见格局。如果说法律是一套“游戏规则”,我们的规则已经基本确立。但为什么一遇到权利遭到侵害的时候,大家却把“规则”当成了“游戏”而束之高阁?

  比如说,《宪法》里明文规定,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但为什么失主敢于搜身?老百姓“自愿”被搜身?警察看着搜身?大家似乎都有苦衷,也都有责任,但似乎谁也无法单独背负起“警察眼皮底下乘客被搜身”的全部责任。

  最近一本题为《江湖中国》的书很畅销,作者于阳在书中将江湖没有狭义地理解为帮会、黑社会之类,而是将它认定为涵盖认同和实践江湖规则的一般百姓,认定为江湖化的社会。该书认为,江湖观念是中国现代化的难题,是影响中国社会的“看不见的手”。

  细想想,深以为然。我们要搞依法治国,制度建设是必须的,也是最基本的。但健全的法制规章,只是为社会戴上了一顶外延现代化的“法制帽子”,法制建设的关键,还在于构建法治的内涵价值观念,让大家都长着“法制的大脑”。当遇到权利侵害的时候,对现代法治制定的“游戏规则”没有认同的犹豫,对所谓传统的“江湖规则”没有过多的期待。

  当“江湖规则”大行其道,明知搜身行为违法,却可以堂而皇之地存在,并在事后不被追究,法制规则的躲闪与回避,无疑为“江湖规则”拓宽着空间,无疑让民众对于法治的信心再次滑落。毕诗成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