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乐毅:吁请权力裁夺是学术的悲哀


2006-12-06 09:23:38         华夏经纬网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研究员宋正海发起“废除伪科学”学者签名活动,称“伪科学”被人滥用,成为一根打人大棒,应该剔除“伪科学”一词,该活动已征集到150名学者签名支持。然而,这场签名在学界引起激烈争论,被何祚庥等院士认为“非常荒唐”。(12月5日《羊城晚报》)

  这条新闻不由得让人想到了前不久那场著名的取消中医签名运动。对于争论双方的是非对错我并不想掺和,我感兴趣的是发起者行事的方式。一方是向有关部门提出三大“恳请”:“恳请彻底搞清‘科学’的定义,恳请谨慎使用‘伪科学’一词,恳请将‘伪科学’一词剔除出科普法。”另一方也是要求:有关部门采取措施,让中医在5年内退出国家医疗体制,使西医成为国家惟一的医疗技术。换言之,双方似乎都对以说理征服对方没什么兴趣,都在吁请权力进行裁夺。

  这样的吁请倒也不奇怪,也算是中国学术界的一大传统吧。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了。儒家原本也只是诸子百家中的一派而已,却借助权力的裁夺,一举成了国学。这个巨大的成功,使得从此以后,吁请权力对学术问题进行裁夺就成了许多学人的惯性思维。这是一个很坏的传统,吃人的都嘴软,何况是请人来做主子呢。

  纳粹德国时期,纳粹发动过一场对“该死的犹太佬”爱因斯坦的围剿,纠集了一批御用科学家,出版了一本《反相对论百人集》,爱因斯坦拿到书,淡然地说:“如果我的理论错了,有一个人证明就够了,何必抬出一百个人来?一百个零加起来还是零。”见贤总该思齐吧,可我们的学者动不动发动百人、万人的签名请愿,黑帮斗殴么?比谁喊来的人多?

  签名请愿更多的是一种政治手段,以表达某种势力的集合,求得“上面”的重视,进而用权力进行干涉。这样的手段用于反学术腐败这样的道德性诉求是可以的,但用于学术问题,则是不妥的。请权力裁夺可能是捷径,但用权力裁夺出来的真理,还是真理么?

  作为一个学人,在学术上最起码要对以理服人有信仰。如果自觉道理在手中,那就算举世皆吾敌,也要“虽万千人,吾往矣”,敢于荷枪出战。通过说理征服对手,虽然要慢些,但真理总是越辩越明的。布鲁诺虽然被烧死在了鲜花广场,但地球还是在绕着太阳转。

  中国的现实环境虽然复杂一点,但动不动就签名上书,吁请权力裁夺,终究还是学术的悲哀。学人们心中还是要有点做学问的准则,非到万不得已不可这么做。

乐毅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华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