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南都:民间论证延阻南水北调无可非议


2006-12-07 09:59:03         华夏经纬网

 
  “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也是可以的。”毛泽东这一浪漫的构想被反复研究了半个多世纪,政府开了很多会,水利专家做了很多调查,打了很多报告,南水北调一步一步走向实践。这项中国有史以来最浩大的水利工程,在1995年底开始全面论证,自2000年6月起已经分西、中、东三条路线有序展开。

  在西线,可行性研究本应在今年完成,明年开始初步设计,2010年开工。但是,“外行”的一封信,民间学者出版的一本书,以及一场自发的民间论证,延阻了进行中的计划。昨天本报深度报道披露了民间智囊与官方专家的观点和立场,他们在经济效益、环境影响、地质风险方面得出的结论,相差非常之远,其中不少数据看得人心惊肉跳。如果民间学者的研究结果是正确的,那么这一延阻堪称侥幸;即使民间学者的某些结论尚存偏颇,这一延阻也无可非议——因为这么大工程的实践基础是巨大的自然未知,以它的巨大风险来看,再怎么谨慎都不过分。

  人类历史从来不缺少失败的水利工程,今天的黄河就是中国人两千多年屡败屡战所赢得的苦涩战果。现代技术进步,人类建设水利工程的能力异常惊人,而失败的工程给自然和社会造成的伤害,也同样异常惊人。

  上世纪60年代,收回运河的埃及人以伟大的雄心与骄傲建设了阿斯旺水坝:它将与金字塔、苏伊士运河相媲美,它将使埃及的国民收入增加1/4。埃及人民的福祉几乎全部寄托于此。然而,在建成十几年后,却发现它所带来的灾难更加巨大,但是一切已经难以挽回。上世纪50年代,中国人豪情满怀建设的三门峡水库,险些沦为一个彻底的水害工程,即使经过两次改建,仍然有潜在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这两个工程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建设者们都处于一种自豪亢奋的集体情绪中,一种高歌猛进勇往直前的时代冲动里。这种情绪会让人变得过于自信,过分乐观。今天的中国,与50年前大有不同。然而国力日强所带来的自负,可能比宣传的幻象更加深入有力。而发展速度本身的催促推动,或许比口号的动员更加真切有效。50年前中国人的建设激情肯定是盲目的,50年后中国人的建设行为也未必是清醒的,它不过是功利的,而且很有可能是急功近利的。

  更何况,今天的政府决策体制,公共工程议事程序,与50年前并无本质区别。这种体制程序给政府官员提供了足够多的动机,去挥洒大手笔,去建设大丰碑;它也给技术专家们提供了同样多的动机和空间,去过滤悲观的事实,去提供乐观的证据。在这样的情况下,民间的清醒弥足珍贵。即使民间的“外行”们真的不懂水文、生态和地质,他们至少也还朴素地明白,论证这样的大工程,不能浪漫,不能骄傲,不能冒险,不能急躁。

  “人定胜天”早已经不是我们的信仰,但是又有了发展的时代主题,鼓励人们莽撞。在一个梦想崛起的国家里,求真的耐心很容易被成功的野心绑架,在改天换地的蓝图面前,保持谦虚谨慎的心态是艰难的——这看似怯懦的立场要求冷静的理性和坚持的勇气。“有些问题我们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的后人会替我们解决的,总是一代胜过一代。我们不可能为后代把事情都做完了。”这段话是当年周恩来为给三门峡工程“降温”时所讲,这段话值得我们这个时代一再重温。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