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杨小彦:网上哄客、美术超男与名家本色


2006-12-14 09:57:05         华夏经纬网

  如果某一行当的专家,或者某一张“名作”,早就进了历史博物馆或教科书了,却也想通过网络“超”那么几下,是否有点过于轻率地把自己等同于“哄客”了呢?

  上海学者朱大可把2005年定为中国“娱乐元年”,其中一个标志就是网络“哄客” 的出现。关于“哄客”,他在其新著《流氓的盛宴》中说:“哄客就是用酷语、色语和秽语对公共事件或人物进行道德-美学评判的匿名网民(见该书351页)”。从现实来看,“哄客”适应网络这个广泛的话语平台,以匿名者身份扮演着起哄的角色,并由此而形成国家主流话语、知识精英话语之外的第三种重要的民间声音,发挥着日益强大却又不无暧昧的作用。也就是在这个娱乐“元年”,中国出现了千万人追捧的“超女”,让那些本来潜藏在年轻人内心的过剩热情找到了恰当的发泄口。与此同时,当易中天在央视“百家讲坛”上一“讲”成名之后,随着他的专著的热炒,“超”字和“男”字就自然结合了起来,“学术超男”这个词于是便顺理成章地迅速在媒体上流行。

  这说明,在网络已经司空见惯的时代,一方面,话语方式不再被高度垄断,专家的声音过于容易被哄客的吵闹所干扰甚至遮盖;另一方面,点击率抹掉了所有趣味的纯正性,不仅让搞笑之类大行其道,而且也会让出现在网络上的各式评选成为众人狂欢的对象。面对这样一个寄生在网络上的话语喧哗的奇特现实,自认为掌握了精英趣味的艺术家们本来是不必过于紧张的。要知道,精英的标准从来就不等同于大众的标准,哪怕我们一向标榜“雅俗共赏”,专家眼中的“优美”和民众所理解的“漂亮”,仍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差异。所以,专家评选和网络投票,结果天南地北,实在正常得很。

  问题是,专家有时也会莫名其妙地重视网络投票。尤其在关键时刻,比如评选“十大最受欢迎的画家”之类,被评者和评选者都会难以抑制地激动,以为通过点击率真的可以把“最”什么的称号“客观化”,从而得到千古美名。姑且不说网络投票真真假假说不清楚,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让人难以破解,光是希图通过这种方式来为自己“正名”,这种想法就比较滑稽可笑。假设真能在网络上得到众人追捧,那弄出来的不就是一个“美术超男”吗!一个年轻人愿意做“超”什么的可以理解,如果某一行当的专家,几十年已经如此这般地过来了,或者某一张“名作”,早就进了历史博物馆或教科书了,却也想通过网络“超”那么几下,是否有点过于轻率地把自己等同于“哄客”了呢?更如果,假如这是真的,为了能够获得网络的票数而造假,那事情就滑稽到不能再滑稽的程度了。

  其实,所谓“名家”和“名作”本身就是历史的产物,而不是任由人“选”出来的。历史上曾经辉煌过,大浪淘沙之后却完全被人忘掉,或者曾经不被人看重,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焕发出新的光彩,这种事情从来就有。虽然我们并不提倡为未来创作,我们的目标是现实,但这不等于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能得到及时或公正的对待,况且当中还有权势的干扰、金钱的诱惑和人为的拔高,又有谁知道,或者关心真名家和假名家、真名作和伪名作的区别呢?!从这个意义来说,哄客们起起哄其实也无妨,至少可以提醒人们网络评选就那么回事。只有在事前事后把网络评选的结果过于当真,那才是真正的悲剧。

  所以我相信,对于那些真正的以艺术为终生信仰的名家来说,他们应该是不屑于此的,因为这是他们的本色所在。

 
杨小彦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