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赵勇:《狼图腾》搁到德国就是法西斯主义?


2006-12-15 11:00:27         华夏经纬网

  12月11日,《重庆晨报》记者编发的一则新闻出现在国内大小网站上:《德国汉学家称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报道中说,德国汉学家顾彬接受德国权威媒体“德国之声”采访时突然发飙,把中国当代文学骂了个狗血喷头。他说“美女作家”造出来的东西不是文学而是垃圾,他说《狼图腾》搁到他们德国那就是法西斯主义,他说中国作家的胆子特别小,他还说中国当代作家死守母语不学外语,结果对外国文学的理解和了解就相当差。

  顾彬先生已过“耳顺”之年,说出来的话却如此难听,这让我们那些气量小脸皮薄的作家如何承受?更可气的是,我们的作协文联刚刚开过大会,报纸上说这次大会很团结很胜利,你这个德国佬却危言耸听,岂不是成心给人添堵?

  看来,咱们得跟他对着干。简单点说,咱们是不是可以找点反证,把那个德国汉学家驳他个无地自容,满地找牙?

  先说“美女作家”。提到“美女作家”,不由得让我想起赵某人七年前写的那篇小文章:《作家附照片:好看与被看》。当时本人住在乡下,孤陋寡闻。面对一些文学期刊隆重打造的“70后”女作家,我大惑不解——给她们发小说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配发那么多玉照?后来,看到一位高人解读,我才恍然大悟。高人说:“在这些小说里,女作家似乎就是‘我’,所有的口吻是一致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要以自己的故事吸引读者,希望以自我形象出场,小说、自传加上朦胧照,一起给人视觉上的冲击,让好奇的文学读者得以记住自己化妆后的脸和不俗名字。”——噢,原来是这么回事。通俗点说,就是她们长得不寒碜,加上走的又都是“身体写作”的路线,所以就得图配文;读者好这口,投放市场绝对好卖。不久,有了“美女作家”一说,“美女作家”也呼啦啦冒出一片。但依我之判断,美女可能好看,但“美女作家”写的书不一定好读,比如……

  天哪,这是反证吗?怎么越说越不像?就此打住,咱们看看下一个。

  非常遗憾的是,《狼图腾》我至今没读过,但我的同行李建军先生读过。李建军读后的基本判断如下:《狼图腾》所宣扬的是简单而极端的价值观和生存哲学,与尼采的“权力意志”哲学异曲同工。“虽然《狼图腾》迎合了这个功利主义时代的价值观,为人们满足攫取金钱和权力的欲望提供了精神支持,为人们释放自己的原始冲动提供了一种道德依据,但是并不能成为中华民族‘性格’改造和实现‘复兴’的可靠的信仰‘资源’,因为,它本质上是一种反人性、反文明的道德,除了制造‘巨大的混乱’,除了让人们陷入一种缺乏安全感的生存恐惧之中,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积极的、美好的东西。”李建军是一个负责任的批评家,他从《狼图腾》中看到了尼采的“权力意志”,德国汉学家看到的是“法西斯主义”,这两种说法是不是有点像?

  又不是反证。这么说找点反证还不容易?我就不信。

  关于中国作家的胆子问题,顾彬先生的原话是这样的:“德国到处都有作家,他们代表德国,代表德国人说话,所以我们有一个德国的声音,但是中国的声音在哪里呢?没有,不存在。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基本上没有。鲁迅原来很有代表性。现在你给我看看有这么一个中国作家吗?没有。”顾彬先生曾主持过多卷本的《鲁迅选集》翻译工作,这里又拿鲁迅说事,可见他把鲁迅当成了一个标高。这么一联系,他所谓的“胆子小”也就容易理解了——此谓不敢说话不敢说真话也。

  顾彬先生近年虽不断来中国讲学,看来还是不了解中国国情,所以这话就说得既不地道也不厚道。关于说真话的问题,我见到过徐贲先生的分析,咱们先瞅瞅他是怎么说的:“既然我没法说真话,那么你要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我不这么说也得这么说,由不得我心里想说什么。我照你的说,不见得有好处,但不照你的说,说不定就有麻烦。我知道我照你的说,你未必就相信我,未必就拿我当回事;但我不照你的说,你肯定会说我不拿你当回事。既然你要的不过是我摆出相信的样子,我又何必在说真话上面空费心思?这种颇费心思的不相信和谎言,它们所形成的犬儒主义,便是古德法勃所说的‘现代现实主义’,这里的现实指的主要是完全假面化了的公众领域和公众话语机制。”

  你们瞧,这话说得多地道。看来,不是说不说真话的问题,而是没法说真话。既然没法说真话,你顾彬还逼着人家说真话,不说真话就是胆子小,你究竟居心何在?法国的利奥塔早就说过,知识分子已经死了,难道你在德国就没听说过?你让中国当代作家跟鲁迅学,难道你不知道中国当代作家早就有人说过:“我们的作家都是像鲁迅一样就太好了吗?完全不见得。文坛上有一个鲁迅是非常伟大的事,如果有50个鲁迅呢?我的天!”顾彬啊顾彬,您也一大把年纪了,您也研究了半辈子中国文学,想法为何如此幼稚!说出来的话怎么像20岁的毛头小伙?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点反证,也为中国当代作家挽回了点面子。想到此处,我这张老脸上堆满了幸福的笑容。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