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庄大军:刘心武改写红楼梦就是狗尾续貂


2006-12-18 09:50:41         华夏经纬网

 
  最近,关于著名作家刘心武先生想续写红楼梦后二十八回之评说闹得沸沸扬扬,有赞成也有反对,或利于两者之间袖手旁观看热闹,真就成为文化界的一件大事。本人开始也对此无所谓,似乎改写与不改写无关紧要,反正红楼梦的地位早已确定无疑,无论什么人都不可能撼动其在中国传统文学史地位的坚不可摧,然而仔细一想却又有些惶惶然,一只蚂蚁绝对放不倒一棵大树,可是引来无数蚂蚁疯狂撕咬,后果就很有些不妙了。

   第一,红楼梦实属中国传统文学精品中之精品,无论人物描写还是故事情节的编排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至高境界。不管学者还是一般读者,无不为书中出神入化的文字功夫所折服,只要读过本书,都不可避免地被引进一个用文字塑造的伊甸园,被带入令人感慨万端的时代变迁和一个由兴到衰的家族血泪史之中。红楼梦之所以会产生如此百年不衰的影响,就是因为作者把握住了当时的社会背景,把握住了此种社会背景下人们的所思所想,把握住了众生态的衣食住行价值取向和由此产生的心灵情感变化。书中的语言文字妙不可言,无论是贾母王夫人王熙凤,还是贾政贾连贾宝玉,无论是薛宝钗还是林黛玉,甚或那个来自乡下的刘姥姥以及看门赶车的焦大,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个个独立着的活生生的人。几乎所有的人物都在作者的笔下栩栩如生别具一格,读者完全可以通过人物的语言行为和他们之间的互动以及矛盾冲突了解作者的意图,了解那个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变化无常的社会。

  第二,再从故事的情节发展和人物各自在书中的表现来看,整本书的合情合理合乎逻辑之结构绝对完美无瑕,无论是从故事情节的百转巧合前后呼应还是从人物思想行为的演变都绝对挑不出一点不合理之处。关于红楼梦的研究,在海内外早已形成相当规模,红学研究无论对历史还是文学都取得了重大成果。通过这样的研究,我们绝对获益匪浅。这一点百年来早已成为我们的共识,就是刘心武先生本人想必也不会持有异议吧。既然是这样一个无懈可击的故事,一个经过精心雕琢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一个令人回味无穷百感交集的故事结尾,那又何苦还要进行画蛇添足的续写,又何苦还要用现代人的感受来无中生有出过去时的悲欢离合呢?再说,刘心武先生显然想做一个吃螃蟹的勇士,可是有了第一个就必然会出现第二个,如此前赴后继怎生了得。红楼梦被接二连三改头换面之后,定然会面目全非,定然会最终变成一个丑八怪出现在我们面前。如此结果足以使我们汗颜,足以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拒绝对红楼梦的多此一举,然而为了说得更加理直气壮,我再继续往下。

  由上所推测,作家显然对原书中的安排不屑一顾,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作家也许说的有道理,如果用我们现在的眼光回顾一百年之前,那谁能忍受故事中的压抑暧昧和对不公平暴政专制的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呢!然而反过来说,正因为有了当时黑暗恐怖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曹雪芹才可能用如此高超的手法写出一步惊天地泣鬼神的不朽之作。我们相信作家刘心武是生在现代社会里的一分子,他的文学水平的确比我们高得多,可是无论怎么说,他的衣食住行不会和我们不同,它不可能曾经生活在一百年之前的曹雪芹时代里。当作家写小说,谁也无法脱离时代,谁也不能闭门造车单凭想象完成一不属于时代属于社会属于读者的好作品。故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刘作家似乎有些异想天开,有些脱离了作家的创作原则,有些自以为是想当然了。当然,我们也明白,如果是科幻小说,如果是不受社会现实所制约的魔幻小说,自然可以天马行空任凭想象自由驰骋。然而刘作家似乎并非只想创作一部小孩子喜爱的远离社会实际的神话小说,它真正想在红楼梦的故事里插一脚,想让这个经典故事改头换面,成为符合刘作家意识形态的新篇章。

  写到这里,我想展开来稍微谈一谈关于历史和文学的关系,历史是一个非常枯燥无味的玩意儿,我们从小就是用死记硬背来记住自己老祖宗和外国人老祖宗的曲折发展史,虽然在考试的压迫下我们多少记住了一点点历史。可是这样的学习往往让我们对历史厌恶透顶,让历史像过眼烟云般很快在我们的脑袋里消失殆尽,换一种学习方法无疑对我们大有益处。后来有了另一种关于中国历史的说教方法,小说电影和连续剧让我们大大的开了眼界,那些故事情节和表演历史人物的演员让我们再也不讨厌历史,让我们深深地爱上了历史。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两方面,为了迎合读者和观众,为了市场的效应,改编历史就变成一块大肥肉,为了抢夺这块肥肉最终有可能导致历史被歪曲和颠覆,这样的结局无疑是大家所不愿看到的,是一种数典忘祖的行为。幸运的是绝大多数作家都尊重历史,都不愿违背历史的本来面目,都想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牢牢记住属于我们的文化本源,记住我们曾经走过的每一个足迹。除此之外,这些作家都使用自己的笔耕种自己的心田,他们用原创的文学作品开拓了自己的市场,所以他们的创作永远会受到欢迎,永远只属于他们自己。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尽管这些作家都是大手笔,都是文学界的大名人,可是他们的作品中显然充斥着现代的气息。我们可以用古代名著和现代作家所写的历史著作做一个简单的比较,比较的结果一定会让我们发现,什么时代的人就只能写他们时代的东西,无论你对历史的研究多么深刻透彻,绝对不可能写出那个时代的原汁原味。

  这样就引出了下一个问题,红楼梦的版权到底属于谁,难道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写这部传世之作吗?我们都看过历史名著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那些由编剧导演和演员所展现出的历史故事让我们流连忘返津津乐道,让我们通过时光隧道回味过往的喜怒哀乐。文学历史名著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应该是一种合理合情合法的重塑,是一种无可厚非的再创造。我们知道,文字的表现形式受到一定的限制,声音图像是文字的盲点,哪怕最优秀的作家也无法满足读者视觉和听觉嗅觉的需求。而电影电视剧恰恰是对文字盲点的最大弥补,任何文字所无法表现的东西,在电视电影里都可以淋漓尽致的得到发挥,都可以使读者对原著有更深刻地了解。所以说,作家对自己的作品都有一种迫切的渴望,都希望在最短时间里被搬上屏幕,都希望除了读者还得到观众的欢迎。

  然而改编小说就绝对是两回事了,任何作家都不愿自己的作平被别人随意改动,就像自己的孩子被别人领走,忽然间成了人家的孩子,那算怎么回事呀?许多作者的作品在发表出来时,有时候会被编辑出于善意稍微加以改动,虽然这样的小改动一般无伤大雅,并不会使作者觉得受到伤害。然而心理的不痛快是显而易见的,没有经过作者的同意,随意改动作品无疑是一种不尊重作者的举动。刘心武先生是一名著作等身的大作家,我对他一直非常喜爱,他那些具有个人特色的优秀作品始终让我们爱不释手。然而他一定没有经受过自己的作品被别人改头换面的尴尬处境,如果出现这样的局面,他又会作何感想呢?但愿刘作家设身处地的替曹雪芹先生想一想,他这样随意改动红楼梦,九泉之下的老人会同意吗?

  现在我们对著作权有了法律的保护,版权所有者可以通过法律保护他们的私有著作权,无论哪位作家都不敢轻易改动别人的作品,否则定会被送上法庭名利双失。可是古典名著的权力就似是而非了,好像放在广场的无主面包,谁都可以肆无忌惮揪一大片塞入自己的嘴巴。难道古典文学名著当真就没有合法的受保护权吗,难道古人死后他们的作品就可以让人随意改变成属于另一个私人的财产吗〉我想答案应该是否定的,现在人们对文化遗产的认同已经非常广泛,每年我国都有数不胜数的古籍申报联合国,用以达到合法的保护。那么红楼梦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我们的文化遗产呢,毋庸置疑绝对应该是我们前辈留下的文化遗产,是一笔不可估量的精神财富。作为文化遗产,作为全体中国人的精神财富,任何个人好像都没有权力私自纂改,我们的文化部门显然是大大的失职了。他们应该毫不手软将随意改动文化遗产的人告上法庭,应该用绝大多数国民交给他们的权力,好好保护我们的精神财富。也许我们的法律还没有就这个问题作出清晰的明文规定,也许我们还有许多对文化遗产的空白,那就赶紧动手解决,文化遗产是不可能再生的。

  最后一个问题我本来不想写,可是为了红楼梦,为了我们的精神财富不受侵害,我决心破釜沉舟,忍痛得罪刘心武先生了。如果我的话冒犯了大作家,如果我在无意之中犯下了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过失,还望那些名作家海涵。红楼梦属于世界级的文学巨著,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也是世界人民对中国文化认同的耀眼标志之一。如此显赫的文学名著,引得无数文学界英雄竟折弯了腰,谁都想在这块宝地上种出属于自己的庄稼。不过他们还算明智,他们的种植范围还仅仅限于研究和探讨,还没有直接将自己的大名贴在红楼梦的封面上。可是我们的刘作家有些得意忘形,他的续写看来好像就是要高高站在红楼梦的原作者曹雪芹肩膀上,用移花接木、狗尾续貂的手法摘下世界级文学大师的金字招牌。可叹,可悲,可怜,一个作家失去了自己的腿脚,还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金光大道吗?

庄大军
 
来源:人民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