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黄尘:电厂抄表工年薪10万动了谁的奶酪


2006-12-20 10:16:23         华夏经纬网

  
  据6月26日《第一财经日报》披露,某市一位一天只抄四次电表的电厂抄表工年薪达10万元。此闻一出,舆论哗然。虽具体薪酬数字受到质疑,但垄断行业从业者的超高收入一时成非议焦点。电力、电信、能源等垄断行业也成为众矢之的。于是,纷至沓来的质疑和谴责促成了在多个省市电力系统内掀起的一场俨然轰轰烈烈的“降薪风暴”。

  但这场迟到的“降薪风暴”只不过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举。《中国青年报》就披露,2005年宁夏电力系统1.4万余名职工缴交住房公积金工资基数就超过了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3倍。住房公积金等企业福利变相成为职工高收入外的又一“垄断福利”,从而损害社会公共福利。若要追寻“垄断福利”背后的“高薪”根源,我们自然就会把目光瞄向近乎千夫所指的“垄断”。

  伴随着“垄断”话题的不仅是暴利和高薪,还有在今年引起广泛争论的“特殊利益集团”。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催生了新的利益群体、利益阶层和利益集团。应该说,利益集团本身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而且社会的发展进步,就是各利益集团间博弈和妥协的结果。如果各个利益集团都进行良性的利益表达和利益争取,那么,社会将处于一个平衡发展的和谐状态。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某些利益集团趁社会正在转型、体制和制度尚未完善之机,通过“钱权交易”的非法途径,形成了“特殊利益集团”。

  何为特殊利益集团?嫌疑最大的当属电力、交通、电信、能源等垄断行业,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陆学艺所言,在市场经济体制尚未完善的情况下,某些垄断行业最容易演变成“特殊利益集团”来损害公共利益。

  但是,不能将“特殊利益集团”笼统地等同于“垄断集团”。虽然两者之间具有很大的重合性,但是“垄断集团”的内部不公也不可忽视,在“垄断集团”进行利益分配时,资源难免都会向权力倾斜,劳动力和“资源占有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很难把他们一起划分在一个“特殊利益集团”里面。而且,“特殊利益集团”还应该包括其他的某些利益集团,如进行“钱权交易”的官员和商家、某些商会组织等。

  无论如何,“特殊利益集团”都是和谐社会的绊脚石。“特殊利益集团”是在社会转型和体制尚未完善的情况下,通过公共权力转化为资本,与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合谋”产生的,其实质就是权力资本。而具有狭隘性和排他性的“特殊利益集团”通常会进行钱权交易等违法活动损害公共利益。甚至有论者称,“特殊利益集团”有往“黑社会组织”演化的趋势。因此,对侵害公共利益、损害社会和谐的“特殊利益集团”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要以制度来遏制“特殊利益集团”膨胀的利益,以法制来限制、约束其“垄断”行为。

  在经过了12年马拉松式的利益博弈后,《反垄断法》终于在今年6月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草案,旨在通过立法治理行政和行业垄断,为市场经济创造更加公平的环境。中国的石油、电力、电信等行业或企业立时处在了“反垄断”的风口浪尖之上。尽管如此,“银行查询收费”风波还是搞得满城风雨,执拗的银联和银行联手侵害了消费者的利益。这种自诩为“市场行为”的做法不啻为一种讽刺。

  因为反垄断牵涉领域多为石油、电力、电信等公有制性质的行业和企业,因此必须强调,反垄断并非反公有制。《反垄断法》的出台实际上是针对“不健康的垄断”而来的,对于中国国情来说,这种“不健康的垄断”很大程度上则指的是行政垄断。而正当的竞争所致的企业集聚,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需。(黄尘)


 
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