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乐毅:怒骂日本史学界不是理性态度


2006-12-26 10:43:42         华夏经纬网

  “中日历史共同研究”机构委员名单近日公布,日方主席为前日本驻联合国副大使、东京大学教授北冈伸一,中方主席是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步平。其中的日方成员小岛朋之曾提出“合作和遏制是对华政策的两个车轮,缺一不可”,坂元一哉曾称“日本的战争责任已经承担完毕”。(中青在线12月23日)

  由于此前有媒体指出,此次日方参与学者大多是接近日本政府观点的人,笔者对此次由双方政府主导的共同研究的前景,并不看好。但对“在研究历史方面,侵略者没有权力加入”这类不分青红皂白的观点,却不敢苟同,因为有很多日本历史学者还是令人尊重的。

  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如今是个敏感的话题。但其实直到1982年,教科书问题才第一次出现在中日关系中,并引起争执,而这个问题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在日本国内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其中以东京教育大学(现筑波大学)教授家永三郎三次教科书诉讼最为著名。这是一次长达32年的漫长诉讼,1997年8月,日本最高法院判定文部省违法,日本的历史教科书在记述战争的真实与事实方面,较过去有了相当进步。“南京大屠杀”的字眼,在消失了20年之后,再次出现在教科书中。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在这个进展中,中韩等国的政治压力并没起太大作用,主要的推动者,还是以日本历史学者为首的民间力量。

  日本的历史教科书问题,表层的原因是文部省的“审定教科书”制度,根源则要追溯到麦克阿瑟统治期。其一,麦克阿瑟没有解散日本的财阀集团;其二,出于压制左翼社会党的需要,组合了自由民主党。而财阀和自民党人士与战前的统治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深受皇国史观的影响。正是这些人,在上世纪50年代忧虑于“教科书被左翼学者所控制”,于1956年新设了“教科书调查官制度”,力图通过权力来对民撰教科书进行干涉。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正是由于在这之后二三十年里,中国等亚洲国家,对日本当时比现在问题更严重的历史教科书沉默不语,错失了施加影响的最佳时机,一代新日本人长成了,问题才更棘手了。而1997年“家永案”挫败后,日本右翼改变策略,在巨大财力的支持下,开始组织“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撰扶桑版历史教科书。但是,2005年宣称采用率要达到10%以上的该版书,在学界、教师、市民的强烈反对下,采用率没有超过0.5%。

  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日本的大学自明治维新开始,就是完全按照西方大学的模式建立的。日本的学术自由、学者独立性,虽然比西方可能尚有不足,但在亚洲却是第一流的。在良好的制度框架内,学术能够按照学术本身的游戏规则运转。以历史学而言,虽然不同的学者对同一段历史可能会有不同的解读,但是吃这碗饭的人,却不敢否定一个确定的史实。其实在日本,大多数温和的右翼也是承认有南京大屠杀、731部队、慰安妇这些历史事实的,叫嚣“南京大屠杀是个谎言”的,只是少数极右翼狂人。

  中日两国都是亚洲的大国,从历史教训看,两个大国长期怒目对视,最终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中日两国要善意相待,首先就要解决历史问题,主要是东亚的近现代史问题,要有一个理性的、基于史实的态度。我们对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错误认识要坚决反对,但同时,对日本的史学界我们也需要有一个理性的态度,一通不分青红皂白的乱骂不是好的斗争策略,反倒会令我们自己处于不利的地位。
 
乐毅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