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赵勇:作家富了,穷文学恐有不测


2006-12-27 09:22:55         华夏经纬网

  “中国作家富豪榜”出炉之后,引发了许多人的联想。本人也是一个喜欢联想的家伙,自然不愿意放弃想入非非的机会。你们猜我想到了什么?说出来倒也简单:作家们富起来了,但有一种文学很可能会消亡。

  哪一种文学恐有不测?作家之富与文学之死有什么关系?先别着急,容我慢慢道来。

  世界上的文学花花绿绿,品种繁多,但往根儿上说,有两种文学值得注意:一种是饿出来的文学,一种是吃饱了撑出来的文学。这么说太绕口,咱们就简称为“穷文学”和“富文学”。曹雪芹写《红楼梦》,举家食粥酒常赊,《红楼梦》是饿出来的作品,穷文学;史铁生写《我与地坛》,是残废了双腿之后的精神困顿之作,也是穷文学;德国有个本雅明,一生颠沛流离,终于在绝望中自杀,他弄出来的文学也是穷文学。富文学也有很多,远的不提,就地取材,比如名列榜单之首的余秋雨先生,当年他写《艺术创造工程》,那还是穷文学;后来当他“千年一叹”的时候,就已经是富文学了。

  文学有穷富之分,本来也是件正常的事情,就像世上有穷人和富人一样。但问题是,随着作家们成了富豪,穷文学是不是会销声匿迹?据说,现如今两极分化挺厉害,但文学之事似乎却是另一种景象:我们已经或正在消灭穷文学,以后富文学大概要一花独放了。

  或曰:穷人可以生富嘴,成为富人的作家焉何不能写出穷文学?比如,名列榜单第四的苏童先生,你说他弄出来的是穷文学还是富文学?问得好!答复如下:许多年前,苏童自然是写过穷文学的,但是,发家致富之后的苏童基本上就跟穷文学脱钩断奶了。有位名叫李美皆的批评家写过一篇文章,名为《从苏童看作家的中产阶级化》。文中说,苏童有篇散文是关于富人洗牛奶浴的感慨,但感慨着感慨着,他也过上了离牛奶浴不远的生活。这种生活的到来,让苏童后来的作品里越来越有了一种贵族气。这话说得有点绕,要我说,就是中产阶级化了的苏童已经不会写穷文学了。

  不会写就不写吧,要那么多穷文学做甚?俗语道:笑贫不笑娼;今人说: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可见,穷不是什么好东西,富才是人们共同的念想。如今,干什么都讲究GDP,榜单上那25个数目字当然是作家个人的收入,但岂不是也意味着文学GDP的增长?版税、码洋、市场、读者群……这充分说明我们的文学欣欣向荣——准确地说,应该是富文学蒸蒸日上。在他们的带动下,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作家就会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到那时,作家们心情舒畅、斗志昂扬,什么怨刺之作,什么不平之鸣,统统进了博物馆;文学柜台摆满了养眼的好东东。这样的文学盛况难道不是人所期待的图景吗?由此看来,穷文学之死并非坏事。

  但古人却说,富文学之生并非好事。比如,那个名叫欧阳修的老先生说:诗人少达而多穷,穷而后工,愈穷愈工。再比如,那个名叫韩愈的老古董说:夫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声要妙;欢愉之辞难工,而穷苦之言易好也。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解释起来挺费劲。我现在想说的是,当穷文学死了之后,跟穷文学相关的文学理论也会无疾而终。因为,若干年之后,我们可能已读不懂“韩愈们”的胡言乱语了。我们当然还在消费文学,但那些文学已全部是吃饱了撑出来的文学,那里面充满了贵族气、珠光宝气和中产阶级的嗲声嗲气或唉声叹气,它们跟肠胃的消化功能有关,跟下半身的蠢蠢欲动有关,却唯独跟心灵世界没了关系。我想,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对文学的定义大概已发生了重大变化——所谓文学,就是那种用文字堆砌而成的自己乐呵也让人乐呵的东西(欢愉之辞嘛)。当它满脸旧社会苦大仇深的时候,很可能那是装的,其目的是要与读者调情,或者是对某种退化了的情感功能的追忆。

说文解道之赵勇专栏 (作者系北师大文学院教授)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