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吴应海:豪华楼里的煤监局必定吃人家的嘴软


2006-12-28 09:53:02         华夏经纬网

  几年前,山西省忻州煤矿安监局还叫忻州煤炭安全监察站的时候,四处租房办公,常为房租与房东发生不快,工作人员也大都是骑自行车或步行上下班。现在,忻州煤矿安监局仅有10名工作人员,却有四五十间带卫生间的超大面积的办公室,有36套超大面积住房,一幢建筑面积在3000多平方米的“培训中心”正在崛起,9辆公车挂在该局名下。(《中国青年报》12月27日)

  面对这条新闻,人们有着太多的疑惑,譬如说煤矿安全监察局的职责是监管煤矿生产,预防事故发生,按理说工作人员应该常年奔走于矿井之间,瞪大眼睛盯着矿上的一举一动,根本就用不着豪华办公场所,至少用不着这么多,可只有10人的忻州局,建数十套宾馆式办公室意欲何为?再譬如说,对于忻州局这种大建豪华办公场所的奢侈之举,相关部门本应及时制止,为什么自始至终就没有人问?最让人关注的问题是,忻州煤矿安监局何以会“一夜暴富”?一句话,他们用来修建豪楼的钱从何而来?

  众所周知,煤矿安全监察局作为国家行政机构,它的每一分钱行政罚款都应上缴国库,它的每一笔经费都应由国家拨给。

  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忻州煤矿安监局用于修建豪华办公楼、培训中心及补贴职工宿舍楼的钱,来源只应该有一个,那就是财政拨款。可事实并非如此,知情人士透露说,该局建设资金中,有小部分是向部分乡镇和煤矿“借的”,忻州市宁武县某乡镇就“借给”该局5万元;而被该局监管的宁武县一煤矿,则花了35万元购买了该局一些旧的办公设备……这些蛛丝马迹告诉我们,忻州煤矿安监局所谓的“借”,极有可能是明火执杖的“要”,所谓的“小部分”极有可能是“大部分”。而煤矿安监局一旦向自己的监管对象伸手,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使得监管形同虚设,矿难频发也就再所难免。

  事实正是如此。近两年,每年该地区都有一两起特大煤矿安全事故发生,每年都有数十上百名矿工伤亡。一些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和矿主共同瞒报事故死亡人数,转移藏匿遇难者尸体。

  而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忻州市煤矿安全监察局刘副局长表示,该局办公楼只比朔州的大一点儿,全省11市除运城外,条件算是最差的。那么,那些条件更好的煤矿安监局办公楼,又是如何豪华呢?它们的墙缝里是否也渗出了殷红的血呢?我实在是不忍想象下去。

吴应海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