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洪巧俊:安监局豪华楼是封带泪举报信


2006-12-28 09:55:11         华夏经纬网

  题由:山西省忻州煤矿安全监察局最近两年“财气暴涨”。几年前,忻州煤矿安监局还叫忻州煤炭安全监察站,四处租房办公,常为房租与房东发生不快。现在,忻州煤矿安监局仅有10名工作人员,却有四五十间带卫生间的超大面积的办公室,有36套超大面积住房,有9辆公车。

  人均办公面积达到200平方米——煤矿安全监察部门富得流油,他们并非有什么特殊资源,而是掌握着“特殊的权力”——煤矿命运。人民赋予他们监督的权力,却变成了他们的“可利用资源”,成为本部门攫取利益的资本。

  政策是靠人来执行的,如果那些对安全生产负有直接责任的各级政府官员被利益驱使,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再完善的法律法规也会失去发挥作用的基础。

  过去我们听得最多的声音是:有关管理部门在工作中存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个人主义是导致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其实这不是问题的根本,而最根本的却是煤场食物链:承包者与地方官员的经济利害关系。全国人大常委会等权威部门早有结论,“十次矿难背后有九次是腐败”。在寻找这些安监局的生财之道上,我们似乎看到了矿难的血迹。可以说,山西省煤矿安全监察部门的每一座豪华办公楼,都是一封带着血泪的举报信。

  按当地一名副局长所述,山西省应该有10个市级煤矿安全监察局都是如此“财气暴涨”。试问,他们的“财气”从何处“暴涨”而来?不查清这个问题,不彻底地斩断这个煤场食物链,想遏制煤矿事故频频发生,那就成了一句空话。

 
本报特约评论员洪巧俊

来源:江南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