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靳树乾:殡葬管理所公款接待的鬼名堂


2007-01-05 10:24:47         华夏经纬网

  广西宾阳县殡葬管理所在11月内就在14个饭店用公款吃喝花掉了39万多元,平均一天1100多元。占该所总收入的1/5弱。“很多应属于我们职工的福利,就这样被他们吃喝掉了。”而所长称,这笔账如此之巨额,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替上级有关部门“埋单”。(2006年12月24日《南国早报》)

  时移世易,谁能想到“殡葬管理所”这个过去“冷”得不能再“冷”的去所,如今却热得烫手,据说,它已经成了就业的热门行业,没有特别的专长和过硬的关系是进不去的。就像公路收费处能够吸引研究生一样,盖因其有丰厚的收益和福利。

  “殡葬管理所”哪来如此丰厚的收益?不言而喻,从死人身上搜刮而来,难怪人们都说,现在活人不容易,就连“死”也死不起。因为,活人的道路千万条,而死人的“道”就这一条——被垄断了的“死亡通道”也照样能大发其财。这就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死人当然就只有吃死人了。由此可见垄断之魅何其巨大!真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明乎此,也就不难理解,一个小小的殡葬管理所何以如此宾客盈门,公款吃喝何以如此之大了。用所长的话说,就是——“上级来检查指导视察,总不能不招待一下吧;“隔壁县的同行来交流,总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回去吧?”至于“视察指导”什么?“交流学习”什么?这些“鬼名堂”,也只有鬼知道了。

  然而,殡葬管理所所长似乎很冤枉,他说,“上面有的部门经费紧张,经常叫我来签单,这个面子也得给。”因此,他们迫于无奈,只好签单。他透露,最多的一次竟签了8000多元;另外,“以前他们(指前任)搞了几百万元的建设,吃饭经常可以叫建筑商来结账,因此,吃饭花了多少钱,在账面上反映不出来。”吴所长觉得,他上任以来没搞建设,每次吃饭都得自己签单,所以“花费比以前多很多”——原来,在这个“上级吃下级”的“生物链”上,下级部门无一例外地充当了上级部门的“冤大头”,但最后的“冤大头”,却无疑是死人及其家属。

靳树乾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