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翟春阳:这一次与撞伤不如撞死毫无关系


2007-01-05 10:25:38         华夏经纬网

  一个三岁儿童被汽车撞倒后,司机竟把孩子从车轮下拽出,扔到附近池塘里,然后逃逸,儿童惨死,这是去年12月30日发生在浙江永康的事。(1月3日《青年时报》)司机的残忍与丧尽天良让人发指,但我们也只能期待警方早日破案,让其受到应有的惩罚——若是破不了案呢?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那么他也将逃脱惩罚,而这也正是肇事者“逃逸”的诱因。

  如果要从法律制度上找原因,不妨这样说:如果肇事者不逃逸,而是对孩子积极进行救治,即使不救治而逃逸,只要不把孩子扔到水塘里,孩子说不定不至于死。而肇事者之所以逃逸,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而还要把孩子扔到水塘里则是为了更快更隐蔽地逃逸——如果法律规定交通肇事者,不管是撞伤还是撞死都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他还用得着逃逸吗?一个三岁孩子的生命不就可以保下来了吗?分明是制度杀人!

  这当然很荒谬,但这样的荒谬人们并非总能意识到。

  有些犯罪,本不是法律本身的错,而总被指为法律的错。比如抢劫后杀人灭口,有法学家就认为是对抢劫罪判以重罪(死刑)才导致罪犯杀人灭口,但这个法学家忽略掉的是,对一个残忍、自私的凶徒来说,追求的是刑责最小化,也就是零化,除非让抢劫罪不受任何惩罚即合法化他才不会杀人灭口。至于说,抢劫犯之所以杀人灭口是基于“不论是抢劫还是杀人,反正是个死”的心理,但罪犯何尝这么想过?他的犯罪都是以“不被抓捕归案”为前提的。

  一个人丧尽天良,法律除了可以对其进行事后惩罚之外,根本无能为力,无法制止其犯罪。《青年时报》此一报道的开头还提到年前发生在四川的“二次辗压”致一三岁儿童死亡事件,当时也曾被许多愚蠢的时评家指为“制度杀人”——是交通事故赔偿“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后果导致了“二次辗压”。其实关“制度”何事?这一次发生在永康的事件就不关“撞伤不如撞死”啊,肇事司机想要的是不承担任何责任,连撞死的责任都不愿承担——为了责任最小化,假设当时有目击者在场,安知这个无良司机不会杀人灭口?

  当人们将“二次辗压”归咎于“撞伤不如撞死”时,分明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肇事者如何在现实中贯彻“撞伤不如撞死”这个理念呢?“撞伤不如撞死”只能作为事后判断,而不可作为事先选择的。大家都知道,辽宁一人大代表为泄私愤驾车撞人致人死亡,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这当然与“撞伤不如撞死”无关,但却足以说明,当肇事者贯彻“撞伤不如撞死”的理念时,行为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故意杀人”,故意杀人的后果是不如撞伤呢还是不如撞死?

  将“二次辗压”归于制度,以此思维看永康事件,就只能推导出“不管是撞伤还是撞死都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他还用得着逃逸吗?”这样一个极其荒谬的结论。单个人的丧尽天良,永远不是法律和制度可以消弭的。

翟春阳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