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徐迅雷:谁在斗胆恣意欺骗高耀洁?


2007-01-09 09:24:04         华夏经纬网

  2006年3月17日的《报刊文摘》摘录了高耀洁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今后我敢相信谁?》。文章原载于《检察风云》第6期,因为我有一个评论刊于该期杂志,刚刚收到样刊,所以我就仔细读了4个页码的高耀洁的长文,我在非常吃惊的同时也一点不吃惊。我掩卷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个世道是有点不对了,这个世界也太愧对高耀洁老人了!

  地球人都知道,高耀洁是“感动中国”的“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让我吃惊的是,连高耀洁这样的人,也有人敢于恣意玩弄;让我一点也不吃惊的是,高耀洁仅仅是高耀洁,无权无位,忽悠她那一点可怜的“防艾钞票”,玩弄她那一片纯真的“防艾情感”,太正常不过了!

  高耀洁透露,她每天收到的电话、信件以及找上门来的人中,五分之二是以“艾滋救星”名义行骗的!这些“特技骗子”的手段高超得令人莫测,而他们“也真发了大财”。高耀洁在文章中给这些人所取的化名很精彩,比如“老钱”——“因为他一切为了钱”;比如“点子”——“因他点子多”;比如“雄财”——一个以谋取钱财为目的的中年男人;比如“雌伪”——一个自命为“艾滋孤儿救星”的中年女人,等等。

  这里最典型就是“老钱”、“点子”这类基层干部。“老钱”博得高耀洁的信任,“由于他是复员军人,又是基层干部”——他是支部书记。这个来自基层的“老钱”同志能说会道,很快就把单纯得可以的高耀洁教授给忽悠了,“老钱”费的气力可比小品里“赵本山”忽悠“范伟”小得多;“他要什么东西,只要我有就给他”,到现在他不要物品只要钱了;他的名片上印着某某乡艾滋病救助协会“会长”的头衔和银行账号,有了名片好“明骗”,如今“真的有防艾组织支援他了”。而让高耀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老钱”就是90年代“黑血站”的头目!

  那个点子很多的基层干部“点子”,高耀洁在2000年年初下乡时所认识的,因为他是村干部,所以高耀洁“很相信他”,“每次下乡就找他,有时给艾滋病人寄钱时也给他寄一份100-200元,我们的关系很好”。一位在上海的台商的妻子要求高耀洁给找几个需要资助的艾滋孩儿,高耀洁通过“点子”找了,结果半年之后,“点子”就多次“亲自”去上海找这位台商的妻子,提出为他买辆汽车的要求,理由是“为艾滋病病人自救跑运输”,还希望人家在上海给他找份工作!对方着实招架不住,电话告知高耀洁:“真没想到在大陆救人也这么麻烦,我回台北了。”这下弄得“点子”不高兴了,不断打电话骚扰高耀洁,连高耀洁也招架不住了。

  “艾滋国难”,有财可发。高耀洁在文中引用某科研所的话:“我要调查艾滋病的实际情况,不能找村干部,他们嘴里没有实话!”这些年来,冒出了不少“神奇”的“接班人”,他们来信、来电、来人,想“接”高耀洁的“班”,要求以高耀洁的名誉成立基金会,接收捐款、捐物,“救助”艾滋病病人和艾滋孤儿,对这些,高耀洁还是比较容易识别和引起警惕的;可是,她天生的单纯和善良,使她没有能够迅速识别那些她所“信赖”和“依靠”的对象——基层干部!这些基层干部中的忽悠高手,无一例外地祭起“防艾”的大旗,在艾滋病人和艾滋孤儿嗷嗷待哺之际,他们在一旁虎视眈眈,眼睛一眨都不眨!“老虎”张开贪婪的血盆大口从待哺乳燕那里夺食,还不是易如反掌?至于这位感动中国的“饲养员”高耀洁,既没基层工作经验、又没有任何权力,加上岁数又大、身体又不好,人家玩弄你一把不也是易如反掌吗?“高耀洁”怎么对付得了“低暗脏”呢?所以最终高耀洁也只能哀叹一声:今后我还敢相信谁?

  相比于国家的资金,民间防艾的那点钱,更是没有办法监督管理了;即使是有审计有监督的国家防艾资金,如今哪一层干部不敢忽悠、不想忽悠呢?要知道,“下头”胆大,“上头”胆子更大啊!高耀洁在文中提到的一个“细节”,就是对忽悠高手们“忽悠玩弄”胆量之大的最好注脚:“更有甚者,河南上蔡县第一把手绰号杨半亿,他贪污了救助艾滋病的捐款半亿多,现在已被查处。”

  如果问一声:还有多少防艾钞票被忽悠、还有多少防艾人士被玩弄?恐怕没人能够回答个囫囵。

  稿源:红网 作者:徐迅雷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