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洪巧俊:谁最有资格动“铁老大”的奶酪


2007-01-09 10:17:56         华夏经纬网

  题由:“2007年春运应该彻底停止涨价,因为春运涨价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7日下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研究生郝劲松自山西太原发出一封致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特快专递,呼吁铁道部在即将到来的2007年春运期间停止票价上浮。(见本报今日14版)

  报道说,郝劲松此举缘于一条新闻:北京市民姜海程在火车上吃了份价格达15元的白菜一事,经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批示后,武汉客运段领导专程来北京向姜海程道歉。但我认为郝劲松还是诉讼疲劳了,而转为写信给铁道部长,因为在之前,他多次起诉过铁道部门。

  说起郝劲松,可谓是铁路部门的“冤家”,他第一个“因火车销售商品不开发票”将铁路告上法庭;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火车站退票不开发票;去年他购买了一张从北京南站驶往石景山南的列车车票,发现票价由以前的1.5元涨至2元。郝劲松认为春运涨价应当报国务院批准,同时须向有关部门申请召开价格听证会。而铁道部并没有这样做,属于程序违法。然而,他的诉讼请求全部被法院驳回。

  郝劲松说:一个乘客吃不饱这样的小事,都能劳部长批示,春运涨价涉及多少乘客的合法权益——这远比一份白菜要重要千万倍!话当然有道理,可问题是铁道部长可以关注一盘白菜,在一盘白菜上大做文章,但在这春运涨价上就可能会“小心谨慎”,最后会“小心”得悄无声息。这是因为一盘白菜大不了十几元钱,就餐车来说也只是局部利益,而春运涨价是铁道部的大局利益,去年春运全国客流量是20亿人次,铁路每年春运涨价获利至少也有几百亿元,这个大奶酪要铁道部长放弃,恐怕很难。

  所以说,如果郝劲松写信给铁道部长认为是解决“春运涨价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的最佳途径,那么郝劲松就打错了算盘。每年的春运之前,专家学者都要对春运涨价唠唠叨叨,民众的呼声是一年高过一年,可人家就是充耳不闻,照样涨价。春运涨价的惯性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延续下来。

  每年春运,列车超员严重,车厢内空气污浊,郝劲松认为“从法律角度看,旅客多付了钱,却享受更差的服务,这与《民法通则》、《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合同法》所规定的公平原则背道而驰。”让我诧异的是被称为“维权斗士”的郝劲松为什么不继续斗下去?既然春运涨价与《民法通则》、《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合同法》所规定的公平原则背道而驰,干脆就上书到消协,一直告下去。要我说,与其写信给铁道部领导,还不如写信给国家物价部门的领导,问问惠民的1元机票为何还要遭处罚,而这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的春运涨价咋就不管管?

  铁道部春运涨价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分流客流、削峰填谷。实践证明,此举收效甚微。年年春运涨价,年年客流高峰迭起,依旧路难行。就算涨价可以分流客流、削峰填谷,平时降价也可以做到这些,但为什么不降价?按照规定,作为公共服务的铁路调价,必须按《价格法》举行听证会,征求消费者、经营者和有关方面的意见,论证其必要性和可行性,而国家物价部门却始终没有履行这一职责。

  事实上,无论是专家学者也好,还是郝劲松这样的“维权斗士”也好,都无法动得了“铁老大”春运涨价的大奶酪,真正能动的就是像国家物价这样的关键部门,可这样的关键部门却又听不到他们的一点动静,这就是民众呼声再高,也一直得不到解决的根本原因。我们只能一声叹息。 本报特约评论员洪巧俊

来源:江南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