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景凯旋:文化不高不能怪“垃圾”


2007-01-11 10:52:38         华夏经纬网

  近日召开的全国文化产业论坛上,有文化官员指出,政府和社会应当反对文化炒作和文化垃圾。此论一出,支持与反对者俱有之。在一个愈益开放和多元的社会,一个官员发表自己的观点,对当前一些文化现象提出批评,这是十分正常的。多元意味着言说环境的宽松,而不是指一个人的看法,尤其是指一个人的价值观。在我看来,一个社会能容忍不同的一元就是多元,每个人能发表自己的看法就是多元。

  我的赞同还不仅是出于对多元化的理解,也是出于文学关怀。我也觉得电影《无极》、《英雄》,以及铺天盖地的帝王戏是垃圾,其中的价值虚无和谄媚强权与时代精神格格不入。但即使这样,中西方对此的认知差异,仍然证明文化产品的评判是复杂的。比如,西方观众喜欢张艺谋的秦始皇电影,更多是欣赏其形式主义元素,再加上点爱情与阴谋的期待。而在中国,自汉代贾谊之后,秦始皇就已经被国人视作千古独夫,是中国两千年专制的象征,对于导演个人给这段历史赋予的内容,至少我自己还不能保持一种纯然的审美距离,把对秦始皇的歌颂仅仅看做是一个艺术家想像力的展示。

  至于其他艺术,正如苏姗·桑塔格曾指出的,文学(我认为还应当包括电影、戏剧)更具有内容的负载,而音乐、美术和舞蹈等艺术的形式元素则要多得多。我们时代的新感受力恰恰是这些道德评判要冷静得多的艺术门类。这是两种不同的感觉方式,具有不同的侧重标准。因此,我不同意会上另一个学者对目前电视上真人秀的看法。不错,这些节目缺乏原创性,但原创从来就不是大众文化的追求。“超级女声”一类节目的成功,其实是“形式”的胜利,是新的一代新感受力的体现。许多年轻人自封“粉丝”,在场内摇着彩铃,在场外短信投票,体现的是一种大众娱乐。如果真要从中找出点积极意义,我倒是觉得,是年轻人厌烦了电视上那些十几年不变的明星面孔(这些明星也并不“高级”),他们要玩一种新的有规则的偶像游戏。

  在文化产业发达的西方,“高级”文化与“低级”文化的争论也一直存在。但有的时候,坚持“高级”文化的立场,往往是出于对现代性缺乏了解。比如,科技的发展已经给我们带来了评价方式的深刻变化,文化传播与受众的单向关系,越来越变成双向互动的关系。由此产生的新感受力正在挑战我们的旧思维,在网上开了博客的人便会意识到,话语的主语不能再是“我们”,而只能是“我”。现代社会里,权威的话语权是有限的。社会将学会更加宽容,更加讲道理,每个人也更容易选择和坚持自己的观点。

  这便是传媒时代正在生长着的批评标准:文化趣味的社会多元和不确定性。即使那些喜欢看帝王影视的人,实际上也只是看个热闹,图个放松。所以我尽管不喜欢这些影视,但却绝不愿从社会有害论的角度去看它们,因为这样做,便是对他人辨别力的不尊重。多元社会就是选择的社会,《失乐园》作者弥尔顿早在十七世纪就已指出,人有选择善恶的能力,如果为了让人选择善,就防止他们了解恶,这样的选择是没有意义的。

  对于那些偏重于形式和趣味的大众文化,就更不用说了。尽管大众文化也良莠不齐,但相信大众的道德判断力,这是一种文化自信的表现。如大众对《无极》的“恶搞”娱乐,对《千手观音》的由衷赞美,便是最好的范例(《无极》与《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谁是低俗,以精英文化的标准就很难判断)。文化既有娱乐的功能,那么娱乐也就包含在文化的方向里。何况,某些原属“低级”的文化趣味后来上升为“高级”的审美价值,这样的例子,在中外文化史上并不鲜见。

  说到底,今天的“高级”文化质量不高,不是市场的原因,而是“高级”文化自身的原因。要提高其竞争力,其创作者都应以一种更开放的方式来看待这个变动的世界,从中提取新的元素,同时又不放弃真正的艺术标准。景凯旋

来源: 南方都市报-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