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薛涌:超载北京须走出历史生态


2007-01-12 10:10:28         华夏经纬网

  北京最大的软肋,就是政治地理结构所造就的一个庞大的中央政府,使首都扩张到不能自我维持的程度,必须依赖其他地区输血。

  最近读到一篇报道,说北京人口严重超载,现在已经超载100万,到2010年将超载300万。据说解决的方案是双管齐下:“一是控制人口增长规模,二是大力提升首都环境的人口承载力。”

  这种解决方法是治标不治本,没有触及北京严重超载的深层原因。要了解北京的问题,必须有历史眼光。首先,要看看中国历史上的首都生态;其次,要具体看在首都生态框架中的北京问题。

  中国古代有强大的中央集权传统,盛世之都也是庞大帝国的权力中心。比如唐代的长安,人口达100多万,加上周边地区驻守的大量军队,给生态带来严重的压力。长安的生存,要靠东部(安史之乱后是南部江淮一带)农业中心的供应。而以当时的技术条件,运输物资由东向西逆流而上又是谈何容易!唐代的皇帝,常常要携宫廷到洛阳“就食”。682年关中地区饥荒,高宗就让太子留守长安,自己率宫廷到洛阳“就食”。最为戏剧性的是在786年,关中粮仓空空如也,禁军领不到粮食,威胁哗变。在这个节骨眼上有米运到,德宗大喜过望,跑到东宫对太子狂呼:“吾父子得生矣!”

  我们现在谈起大唐,无不称那是中国文化的高峰,世界第一帝国;谈起长安,也视之为世界第一城。但是,就在这盛世背后,皇帝有时活得像个要饭的,乃至有生命的危险。为什么呢?因为在中央集权的架构中,权力的集中带来人员和资源的集中,致使首都地区的生态严重超载,无法自养。

  这一情况,后来也并无根本的缓解。宋以后,中国的政治中心北移,北京成为金元明清四代之都。同时,经济中心南移,江南成为最为富庶的地区,也是帝国最重要的物资供应地。江南的资源,通过大运河源源不断地运到北京,维持着北京的生存。这一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脱离的格局,使北京乃至整个帝国变得外强中干。

  鸦片战争时,中国还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却被英国的一支跨越半个地球作战的舰队所击败。为什么呢?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大运河成了帝国的血脉,即使在和平时期,大运河频频淤塞,南粮北运一直充满了危机。而英国的军舰一驶入扬子江,兵临南京城下,切断了江南漕运的路线,就等于卡住了帝国的喉咙,清廷除了投降,也没有什么路可走了。

  北京传统上并非是一个经济中心,最后成长到中国数一数二的城市,是政治的需要。帝国的防务中心在北方边境,大部分军队都集中在这里,以武力作为统治基础的皇帝不能离自己的军队太远,所以首都就设在长城脚下的北京。

  现代中国和帝国皇权时代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传统的政治地理,一经形成就有长期、顽固的连续性。定都北京,就必须面对几百年形成的塑造了北京的政治地理,认识其来源和制约,以寻求解脱之道。说到底,北京最大的软肋,就是政治地理结构所造就的一个庞大的中央政府,使首都扩张到不能自我维持的程度,必须依赖其他地区输血。而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这个问题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因为计划经济的模式变得更加严重了。凡是一些有全国意义的大项目,如亚运会,奥运会等等,必须北京先办;这样,万事都在北京起步,人口当然也就滚滚而至了。

  北京的出路,在于打破传统惯性。改革缩小了政府的职能,也要求中央适当放权,最后形成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在这样的发展中,北京就切忌事事出头。举个例子,为什么亚运会,奥运会都要在北京举行?这类倾注全国财力的盛事,难道不能交给别的地方办吗?美国办过几次奥运会。哪次在华盛顿举办呢?在市场经济中,中央政府的职能更像个裁判,而不是运动员。北京作为中央政府的所在地,也不应该与其他地区争利。

  如今科技发达,像唐代那样断粮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但是,现代化并没有改变北京的基本生态结构:北京缺乏水源,缺乏绿化,顶着裹挟着大量黄沙的西北风,处在沙漠化的边缘。人多喝一口水,树就少喝一口水;多一亩住房,就少一亩绿地或森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北京还事事盲目领先,那么水源,空气,交通等硬件就会将这个伟大的城市窒息。(薛涌)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