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邓海建:不是所有的民意胜利都值得骄傲


2007-01-15 10:08:56         华夏经纬网

    “民意胜利”这个词高频出现在时下的新闻语境中,从此前的“春运火车不涨价”到今日的“成品油价格2007年首次下调”。1月14日《北京日报》消息说:近20月来油价首次调低,京93号汽油每升降0.19元。紧跟其后的评论再次高调认为“油价下调”又是“顺应民意”的结果。

  好比一个被剥削惯了的人,突然法律帮其伸张正义了,他领到赔偿金后不是反思法理规则的胜利、倒去感谢算命先生感谢星座专家,实在是很诡异的事情。油价下调了、春运不涨价了……2007可能此后还会有经济社会宏大叙事中的民生利好,但,不是所有的胜利都能计到“民意”的帐簿下,也不是所有的“民意胜利”都值得我们弹冠相庆。

  在这一场场利益博弈的时代大戏里,我们不能说民意的力量是孱弱的、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我们离真正意义的“民意胜利”还路途遥远。“火车票不涨了”,这个突然“惊喜”和今日“油价下调”的突兀是如出一辙的,但结合这些价格决策的衍生背景,你就会发现所谓的“民意”其实是比较“阿Q式”的:一是就在2007年1月5日的中央企业负责人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特意安排了三大石油公司负责人与国内媒体举行见面会,三石油巨头回答,“因为价格还没到降的水平上”;也是今年年初,铁道部发言人还郑重宣布“2007铁路春运价格浮动方案本月中旬正式出台”;二是在垄断性资源产品和民生行业的价格问题上,国有垄断企业一直话语铿锵姿态强硬,他们从没有敬畏民意的思维惯性。反观之,设若石油企业或者铁道部门真正是敬重“民意”,对国际市场油价变化反应神速的中国石头巨头何以在国际油价节节后退、民意一片怨尤声的事实语境下一直装聋作哑呢?铁道部门在宣布不涨价时为何还特意附加说明“不是因为郝劲松告了铁道部”呢?要知道,磅礴的民意从来就没有在任何正义的立场上止步过啊。

  如果抛开以上的事实论证,硬是把此般价格决策的不可预期说成是浪漫主义的“公民胜利”,则如此的“公民胜利”大约也不是全体公民之福祉。今天西方社会的福利国家大抵是建立在公民社会之上的,即使是俾斯麦、迪斯累里式的保守主义社会体制,也不能不说是公民社会民意压力的结果。但是,真正的“民意胜利”需要公共事务中民主决策平台的有效构建,缺乏制度设计保障的“突然胜利”是难以真正打破垄断集团过度攫取社会利益之现状的,那么,这种胜利纵使风光无限也因其“不可复制性”而丧失了推进意义,也就无法在全社会形成民主决策的氛围和体现决策上的程序正义。这种莫名其妙的“民意胜利”是不稳定的、也是不具有普适性的——这也是为什么老百姓宁可要一个复杂博弈后的胜利也不想要一个自断其尾式胜利的根源。本质而言,没有民意话语权,何来民意的胜利呢?

  更可怕的是,如果我们以“民意胜利”遮蔽了“市场胜利”、“规则胜利”,则很可能弱化了我们对社会生活制度化与规范化的理性诉求。油价也好、票价也罢,总归是市场家族的事情,民意的过度插手、乃至胜利,真的很值得欢欣鼓舞吗?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不仅需要一种有效表达的民意,更需要一种有限责任的民意。

稿源:红网 作者:邓海建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