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黄俊英:中国式大片在死棋局里博弈


2007-01-16 09:49:22         华夏经纬网

  2006年12月29日,一部投资1000万的恶搞电影《大电影之数百亿》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这部片子以恶搞的方式向《功夫》、《十面埋伏》、《花样年华》等大片一一“致敬”。

  在恶搞已风行网络的今天,堂而皇之的登上大屏幕则是首次。其实,在看过《大电影》之后,我们很容易就能想到这只不过是一个加长放大版的“馒头”(2006年风靡一时的恶搞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中国电影可以说一直在期待真正的大片,可现在所谓的大片,都成了被娱乐的对象。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国式大片难逃“馒头”宿命?诸位大导演在谴责恶搞者目的不纯的同时,有没有反思过自身的问题?中国式大片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自我救赎”?

  导演一思考 观众就发笑

  “为什么叫中国式大片,因为中国的‘大’片都是用钱堆出来的;为什么现在恶搞会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许多所谓的大片有大片之名无大片之实,大片及大片制造者身上都存在着诸多毛病。”杭州某知名杂志的策划总监刘先生是一位理性的影迷,他对目前电影市场里充斥的商业味十分反感,“我倒觉得真正恶搞电影的人其实就是这些在拍所谓大片的导演,他们不是以一种认真的心态去对待电影,而是一味的迁就外国人的审美而放弃了我们固有的东西。”

  好莱坞电影偏向商业性,所以他们的电影不追求艺术,只考虑能否赚钱,为的是能给观众带来娱乐、消遣。好莱坞就像是生产车间,产品都是一样的,但至少是合格的产品。欧洲电影大都偏向艺术性,他们拍的是艺术电影,不考虑是否赚钱,因此他们的电影是有艺术价值的,也是耐人寻味的,能在人们心中留下烙印。反观我们中国的电影,自己的风格又在哪里呢?

  为了不让观众觉得自己的电影商业味太强,所以中国的导演们努力想在电影的商业性和艺术性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但却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方向。看到李安凭着古装武侠剧《卧虎藏龙》捧了一个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国内的导演们就一哄而上地全部开始拍武侠剧,梦想着有朝一日也能捧个小金人回来。但是结果呢?张艺谋因为“一个女人的作风问题”花了3.6 亿,留给观众的却只是一堆大奶子!而在陈凯歌的《无极》世界里,牦牛阵跟《金刚》里的大猩猩比起来就好像是蚂蚁!本来还庆幸曾喊出了“如果我不拍电影,中国人民看什么?”的冯小刚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榜样,然而一句“泱泱大国要以诚信为本 ”,却让一部个个哭得死去活来的悲剧变成了喜剧。

  李安的《卧虎藏龙》为什么可以被开放的美国人所接受,那是因为李安在《卧虎藏龙》中所表现的中国文化是纯粹的,是符合中国文化背景的。而不是一味为了迎合老外们的审美情趣去挤爆乳房,或炫耀特技,去搞暧昧这些不伦不类的大杂烩。

  所谓君子使物不为物使,真正的大片愉悦观众的灵魂。为什么《绝代佳人》、《魂断蓝桥》、《出水芙蓉》、《与狼共舞》、《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能够经久不衰,就是因为这些影片具有深刻的内涵和独特的艺术魅力。

  “在一个思想匮乏的年代,不可能有所谓的历史巨片;在一个缺乏现代精神的环境中,导演一思考,观众就发笑。中国相当多的电影导演没有意识到,诚恳地、老老实实地讲故事才是中国电影的惟一出路。”刘总监一语道破玄机。

  我们不要“精致的垃圾”

  “五彩斑斓的琉璃长廊、幽暗古朴的王室药房、铜墙铁壁般的银色盾牌,都体现着《黄金甲》创作人员们优秀的想象力和原创水平;只为一支歌,血染红寂寞;只为一场梦,摔碎了山河……《夜宴》表现了一个女人在欲望中挣扎、迷失的故事。然而,浮华背后,强大的明星阵营,豪华的道具服装,壮阔的气势场面,却也难掩思想的贫乏。总的说来,不管是陈凯歌的《无极》、张艺谋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还是冯小刚的《夜宴》,都让我觉得是一些形式大于内容的电影。” 影评人士张勇这样告诉观察记者,“中国式的大片在主题上没有现实,没有未来,只有过去;在内容上只有虚构,没有真实、没有思想;在形式上只有视觉、只有动作、只有特技。片面追求浮华的形式之美而忽视深刻的内涵之美,充其量,这些只不过是一堆用钱堆出来的‘精致垃圾。’”

  电影离不开视觉,但是如果一部电影只靠视觉来取胜就会显得空洞。电影人应该是一个具有独立思想的人,而不应是靠一技之长吃饭的工匠。其实,这样也就不难想象为什么观众都爱看好莱坞电影?为什么电影专业人士爱看欧洲乃至韩国的电影?因为中国的影片中缺少了一种诚实、认真的特质。

  就拿邻国韩国来说,短短几年的时间,电影业迅速崛起。论人口,人家是咱们一个零头;但论票房,咱们是人家一个零头。在2002年张艺谋凭着电影《英雄》创造了2.4亿票房纪录时,韩国早在1999年凭一部《生死谍变》就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绩;而在2006年《无极》极力渲染票房过亿的同时,2004年在韩国播放的两部片子《实尾岛》、《太极旗飘扬》的票房都达到了6500万美元以上,折合人民币5亿多!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韩国人口只有中国的1/3 0。

  韩国电影或细腻,深入人心;或时尚,引导潮流。反观中国电影,总是以一种高姿态看待其他地区的电影,总是认为我们的电影是领先邻国的,结果呢?悲剧演成喜剧,正剧拍成闹剧。

  “我顶你个肺”这句台词成了2006年夏天许多人开玩笑时的常用语,一部成本不到300万元的小制作电影《疯狂的石头》却出人意料地收到了2000万的票房。而第六代导演贾樟柯凭借《三峡好人》也在第63届威尼斯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影片金狮大奖。

  “《疯狂的石头》和《三峡好人》都充分说明无论哪一种类型的电影只要拍得够专业够真诚,都能打动观众,打动评委,拉动票房。”张勇表示,“我们需要老实地用智慧做电影的导演,不需要化瑰宝为垃圾的导演;我们需要能让观众投入进去引发共鸣的片子,不需要完全用高科技特效堆砌出来的无聊片子。”“中国的电影观众不是傻瓜,当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现花八九十元钱甚至是一百多元去电影院看的所谓大片只是几个大场面时,他们便不会继续对此类片子买账。”

  中国式大片,

  如何完成“自我救赎”?

  “国产大片就像一个发育畸形的肉食鸡的鸡腿,外表太华丽臃肿了,用大投资大场面吸引人,但缺乏讲故事,讲好故事的能力。我更喜欢形式和内容都丰满的巨无霸。”某电影论坛的一名网友这样留言。

  “有一个好故事,没一个好制作,有一个好制作,没有一个适合这个制作的故事是中国大片存在的瓶颈,就像《黄金甲》内容取材于《雷雨》,但那么好的一个剧本,却被拍成了这个样子。最终导致黄金碗里装着的是方便面。”刘总监如是说。

  纵观中国的各部大片,都具备了高额的投资、大牌导演、明星阵容、先进的技术手段等有利条件,但为什么中国的电影人却始终没能拍出票房口碑俱佳的作品呢?是国内导演缺乏智慧吗?

  “国产大片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有很多方面的原因,首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内地没有电影分级制度。”影评人士张勇表示。西方、韩日、港台都有自己的影片分级制度。没有电影分级制度的一个缺陷则是各种投资、各种类型的电影不够丰富。观众看到的大片都是同一类型的,没有新鲜感,电影观影人数也就会有所限制。就像导演冯小刚曾怒不可遏地对一个笑话中国导演不行的韩国导演发炮:“我们是在被捆着一只手和一只脚的情况下和你们干的。”导演江海洋也曾在一次金鸡百花电影节导演恳谈会上激动地表示,“如果电影内容上不能突破,国产电影永远拍不好。电影应该是讲生活是什么,但我们的许多电影讲的却是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这样的电影也能拍,但是毕竟手脚被束缚得太厉害了!”

  韩国电影的繁荣让中国电影管理者垂涎已久。那是因为韩国电影从1999年起就全面放开了电影监管,允许拍以前不能涉及的题材。结果,韩国电影从那时火到了现在。“如果电影分级制度这一问题不解决,那么中国的电影是没有前途的!在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样的电影管理思维的制约下,想要造成中国电影的繁荣,就像想抓着自己的头发脱离地球般虚无”。张勇一针见血地指出。

  “中国式大片要想完成‘自我救赎’,必需绕过困扰中国电影人多年的奥斯卡情结。”刘总监表示,自从李安凭《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以来,中国每年都要进行冲奥的旅程,但却是屡战屡败。如何让作品具备占有国外市场的潜质,已经逐步成为“中国式大片”投资运作当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然而,此举的结果却是“奥斯卡情结”取代了电影的真正核心:一个打动人的故事。

  一部好电影究竟是以投资多少为主要因素还是以故事、人物、题材打动人?“这个问题常常是见仁见智,但从屡败屡战的冲奥进程我们似乎摸到了这样一个定律:中国的导演越想迎合美国观众,越想在美国拿个奥斯卡奖,往往就越事与愿违。 ”中国电影在没有首先满足中国观众的情况下,却争相去满足美国观众,不但美国人不领情,中国观众也是骂声一片。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国电影大可不必为奥斯卡而奥斯卡。只要认真把握好本民族的精髓,讲好故事、选好选题、充实内容,相信同样可以吸引美国观众的。

观察记者黄俊英

来源:观察与思考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