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曹林:公民质询的频繁反衬人大代表失位


2007-01-16 10:40:41         华夏经纬网

    可能受到前几天“民意成功狙击春运涨价”的激励,近来指向国家部委的公民质询有井喷之势。重庆一位律师计划本周写信给铁道部,要求其对站票价格生成给予一个合理的说法,她认为火车站票与座票享受着不同的服务却收取相同的价钱,既无依据也很不合理。王彦表示,如果对方不能给予一个合理的说法,她将通过法律手段为广大乘客寻求一个合理合法的解释。

  1月14日,法学教授高家伟致信交通部部长李盛霖,建议交通部应该公开每年的养路费征收数额。高家伟表示,养路费缴纳义务人有权利了解自己缴纳养路费的征收标准、计算依据和使用去向。公民盲目缴费的时代应该成为历史。多名专家附议称,税费征收是公权力必须接受监督。(1月15日法制日报)

  公民以公开信的形式就某一问题对公共部门进行质询,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这种质询越来越多,一方面说明公民的权利意识日益增强,许多过去能容忍的不公如今越来越无法忍受;一方面说明公民面对权力机关时越来越有权利自信,越来越有权利底气,敢于以“尊贵”纳税人的身份直接向权力问话:嗨,请给我一个站票与座票同价的解释和依据,请告诉我每年征收的养路费用到哪里去了———公民在国家权力前低着头唯唯诺诺的时代过去了,公民带着十足的权利自信和纳税人的尊荣昂着头向权力质询的民权时代已经来临。在这个民权张扬的时代,不仅是铁道部和交通部,每个部委和公权部门都要有这种应对公民质询的精神准备。

  虽然以公开信的方式对公共部门进行质询或提建议,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这种公开信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起到议程设置效果和民意推动作用———但总觉得这些事如果人大代表来做可能更合适、更正当、更有民意代表力,也能起到更具建设性的效果。人民代表代表人民,像质询站票与座票同价、要求公开养路费去向、要求春运铁路票价不上浮这类公众呼声非常高的民意,本该由人民选出来代行权力的人大代表向权力机关表达的———可如今却更多以“公民上书”和“公民写信”等方式表达出来,而人大代表更多时候是在当看客。公民直接上书写信的频繁,反衬出人大代表在代民立言上的缺席、失职和懒政。

  人大代表在公众呼声极高的问题上对有关部门进行质询有两个经典案例:一是去年两会上钟南山对药监局“一药多名”的质询,他指着一位药监领导的鼻子问:我临床45年,有的药我都叫不出名字,这么多新药是怎么出来的———这种一针见血的质询迅速起到了效果,该部门很快出台政策治理“一药多名”;一是去年公众反对银行跨行查询收费声高涨时,两位人大代表提交紧急建议,建议国家价格主管部门暂停跨行查询收费。最终,银监会规定银行卡ATM跨行查询一个月内免费四次。这个代表建议对遏制收费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人大代表代表人民行使权力,代表民意向相关部门提出要求和进行质询是其名正言顺的权力,而公民上书、公民写信只是一种个人行为,缺乏人大代表那样的民意代表效力;更重要的是,公民有权上书建议,但有关部门可以各种方式回避公民的来信和质询,这使许多公民上书和写信徒有一时的舆论热闹而缺乏实质的建设性,但有关部门对于人大代表的质询和建设是回避不了的,法律规定相关部门必须给提建议的人大代表以答复,人大代表的参与会更具建设性效果。

  可现实中,我们许多人大代表缺乏应有民意敏感,缺乏公共事件的参与意识,缺乏为争取民权而穷尽自身代表权能的意识,似乎只有两会时才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只是“开会代表”而不是“日常代表”,人大一“休会”代表就“失踪”———人大代表在人们日常权利生活中缺席的情况下,公民只有靠自己频繁的上书和写信去表达自己声音、争取自己的权利了。  

作者:曹林

转自:长城在线(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