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叶檀:金融行业市场化的希望在第三梯队


2007-01-22 10:39:56         华夏经纬网

  中国金融业,最为人诟病的是难以褪色的行政色彩。政府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大规模注资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开启中国金融机构改革之门,但人们担心因行政信用保底产生的道德风险难以去除,争论贯穿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始终,余波至今未息。实际上,到现在也很难说这一风险已经根除,但让人安慰的是,起码有一系列好信息表明中国金融领域改革正在向市场化的健康方向推进。

  1月19-20日,为下一步金融改革确定指针、五年一度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聚焦了所有的目光,从目前透露的消息来看,中国金融业市场化趋势无可阻挡,在政策性银行改革、农村金融体制设计、国有银行深化改革、存款保险制度、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外汇投资管理体制改革等诸多具体领域都将有所突破。中国金融机构正在向市场化与专业化的方向转型,虽然从目前来看,大型国有金融机构的市场化主要体现在经营绩效考核,专业化也只能体现在有限的范围内进行人才选拔。

  从体量的庞大、改制的难度和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来看,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改革必然选择稳妥之路,就给中国金融业的“第三梯队”创造了机会,城商行、城市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村镇银行等将成为市场化改革的先行部队。

  并非偶然的是,2007年初,决策部门删去了2006年出台的《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中关于新成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发起人股东中应当包括合格的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境外”二字,使境内的国有、民间资本得以成为下一轮金融机构改制的主力。内生市场资源被外生资源扫地出门的扭曲状况将得到改进——政府为所有资本打开市场之门,这是建立市场基础的第一步。

  第二步接踵而来,那就是退出机制的建立。1月5日,江西省抚州城市信用社因为主要负责人何辉光挪用公款炒期货,以及违法、违规向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首犯熊新兴放款,严重资不抵债,被撤销关闭。这是今年第一家被关闭的城信社,也是建国以来江西省第一家退出市场的银行类金融机构。抚州城信社被关闭拉开了经营不善、地方政府不愿援助、市场化引资改革乏力的城信社退出市场的大幕。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江苏省长江城信社等40家城信社因为业绩优良、管理规范将可能获准变身为城市商业银行,市场奖优罚劣机制开始发挥重大作用。

  此次《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新规的实施乃是形势逼迫下不得已而为之的行动,200多家的城商行要在一年时间内完成改制,符合准备金拨备等刚性要求,绝非政府一己之力能够达成。此时,利用多种资本、进行多元化的改革试验就成为必然之举,毫不奇怪,我们看到肩负改革使命的地方政府对各种资本前倨而后恭,开始改变以往对民间资本有入股权而无管理权的霸王作风,逐渐习惯按董事会等资本市场的起码游戏规则行事。

  两个最生动也极为成功的例子是台州城市商业银行和廊坊城市信用社,前者已成为中国内生本土市场资源一面骄傲的旗帜,而后者的治理结构与业绩同样令业内称道。可见,内生市场资源的作用有可能远胜于外生资源的激励作用,国有大型金融机构海外上市也许会固化以垄断溢价为主体的经营模式,而草根金融则必须对赢利负责,因此会催生出与本土文化与市场资源相适应的最佳组织结构与最负责任的赢利。

  了解中国改革发展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改革历史并不纯粹是一部“国退民进”的历史,多数时候是一部“国”不能不退而由“民”补充的历史。但我们看到,只要给民间内生市场资源一个生存的空间,就有壮大与发展的机会,温州的民间金融形势在夹缝中生存而能够支撑温州经济发展的半壁江山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国内生的民间金融资源在现行的风险与监管管理体制下,以及为正规金融机构补缺纳隙的概念下,并没有像某些经济学家所希望的那样主要以商业银行以及股份制银行的改革作为突破口,反而像家电、小商品等行业一样,走出农村包围城市、落后地区走向发达地区之路。这是中国市场内生资源的艰辛之处,但常常也是市场活力令人惊讶的体现之处。

  中国的本土市场资源能在金融领域发挥多大的作用,取决于政策给予的空间有多大,掌据主导权的地方政府对产权的保护意识有多强。有参股却无从掌握产权、分配权的徒有其表的金融机构改革方案已经让农信社改革一度失利,如今政策矫正是失利之后的重振之举。

  对金融业第三梯队,2007年将是生死存亡的关键一年,城商行要决定晋升还是退出,而大量草根村镇银行已在6个试点省区全面铺开。中国本土市场资源能否支撑金融改革的半壁江山,本人非常乐观。并且,说实话,除了本土市场资源,难道真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市场化基础是由外生市场资源打造成的吗?这是一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战役,金融第三梯队的成功,才能奠定中国金融行业市场化的根基。

经济人之叶檀专栏  (作者系每日经济新闻首席评论员)

来源:南方都市报-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