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诚龙:马加爵高考报名的评语是谁打的


2007-01-23 09:40:37         华夏经纬网

     评语如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如果说评语在高考中已经毫无意义,那还设置这个玩意儿干什么?如果要这个玩意儿,那么又怎么堕落到如此地步?电脑技术真是发达了,论文可抄,领导材料可套了,难道连学生评语也进入了“点击”时代?

  我对评语曾经充满敬畏。我村的本家云叔在1978年参加高考,分数是上了“重本”的,结局却是现在依然在我们村“修理地球”。命运所以如此捉弄人,是因为有人在云叔高考“评语鉴定”里给他“戳了一笔”,云叔的锦绣前程就怎么黄了。听说1978年以前,评语的威力更大,那时纯粹凭“评语录取”呢,笔墨之间,动关前途之生死。

  我对评语曾经还充满恐惧。我从小学到初中,每学期期末,老师总是要给我“一分为二,辩证分析”。说了一半好话,在末尾总要“乱点乱戳”些什么,诸如“经常耍小动作”,“用蚂蚱吓唬女同学”之类,白纸黑字,通知书上刻了这些字眼,回家轻则一顿“笋子炒肉”,重则要头顶大半天“洗澡水”。老师凭评语看人,父亲凭评语奖惩人,这个评语好生厉害。

  我最初取得给人打评语的权力时,感到特别神圣。师范毕业当了一阵子“孩子王”,期末给学生打通知书的评语,三十来个人,我打了一个星期。尽管不过几十百把字,个把小时还打不完一个,既不“拔高”,也不“矮化”,实事求是,恰如其分,那就要把学生一学期的所作所为,从脑海里全过一回电影,才敢下笔,字斟句酌,先打草稿,然后才登上通知书。那时我想到,我那评语打下去,会有学生的爹看娘看哥看姐看,还有邻居看,既可能给他竖“大拇指”,也可能给他抡“棍子”,所以我不能“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

  但后来我变得“油条”了,我脑袋里储存了很多评语鉴定的专用词语:诸如“在学校表现好,较好,一般;爱好劳动,比较爱好劳动,不太喜欢劳动”,等等,三五十个学生经过这么一套,一个晚上也就弄完了。一两年之后,我离开了教育系统不当教师了,妻子还在吃“粉笔灰”。妻子不像我一样吊儿郎当,干什么事都挺认真。期末她也抓我当“壮丁”,但只是叫我给她打下手,登登分数什么的,那给学生的“鉴定权”还是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舍不得放权,每期都会在灯光下摆弄好几个晚上的。

  但有一年,我看到她三下五除二,个把小时把事情办得清清爽爽。我好奇地看,原来打评语也纳入了“教学改革当中”,不容老师有多少“主观”,不让老师凭“印象”了,全县都统一印了一个表,分成十类八类,每类当中分“好”、“较好”、“有待提高”三个档次,只需要在后面的括号里打钩。这种成了技术活儿的标准化评语,给老师带了多少便利啊。然而我有点不大理解了,千差万别的学生,都被框定在这么几条当中?家长能够从中看出孩子的真正表现?一直认为,跟语文教学搞标准化一样,这样的评语改革,只不过是教师的“懒政”罢了。

  今年我侄子参加高考,老兄从老家跑到我这里,说要我给侄子报名。我好生奇怪,怎么不到学校报名,到我这里来报什么名?老兄说现在是电脑报名了,自己报。我就领着侄子到办公室上网,其他的都由侄子操作,轮到一个小方框,侄子叫我代劳。我一看,是高中阶段的“评语”。侄子说,老师说评语全要我们自己打!我真是吓了一跳,高考评语是什么要求,要写些什么,我不知道啊。侄子说,学校在内部网里公布了320多条评语的,我们同学只需要把适合自己的评语下载就万事大吉了,但我想在高考中以“特色取胜”,就来请你给我搞个“特别点”的、有自己语言特色的评语。

  评语如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如果说评语在高考中已经毫无意义,那还设置这个玩意儿干什么?如果要这个玩意儿,那么又怎么堕落到如此地步?电脑技术真是发达了,论文可抄,领导材料可套了,难道连学生评语也进入了“点击”时代?这么说来,我过去还算一个好教师,我再怎么不认真,那评语也是我打的;我想我妻子那“教育改革”还是挺好的,因为她那些格式化的东西,到底还是根据学生的情形来评判的。但现在的学生评语的操作怎么都烂成这样了?

  我忽然好奇起来,我很想知道:马加爵的高考报名的评语是谁打的,那评语又是怎么样的呢?  作者:刘诚龙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