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鄢烈山:怎样捍卫刘胡兰的形象


2007-01-24 09:30:48         华夏经纬网

    刘胡兰之死,成了近来的一个热议话题,不仅网络媒体做了辩论专题,《北京青年报》和《解放军报》等“主流”媒体也参与其间。事起于北大副教授阿忆博客上的一篇文章,又经上海新民网的记者“确认”。阿忆写道:“最令人震惊的是,(村里的)老人们说,刘胡兰并非被国民革命军铡死,而是他们用枪托击打几名老乡,逼迫他们去铡刘胡兰,乡亲们出于恐惧,颤抖着,铡死了他们看着长大的小闺女。事后,有的老乡精神失常。”而据《解放军报》记者再访胡兰村里见证过当年刘胡兰就义场面的老人,发现“刘胡兰被老乡铡死毫无根据”。(转引自1月20日《广州日报》要闻版)

  看来不少人对刘胡兰是被国民党(阎锡山)军士兵铡死,还是被老乡在“国军”持枪胁迫下铡死这个细节是很在意的。为何这么在意操刀手是谁呢?如果是要追寻历史的真相,觉得越细节化越鲜活可信,故事的历史内涵也越丰富,那么,这是值得肯定的努力;但是,没有什么好激动的,是怎样便怎样。然而,从字里行间,我感觉有些人不是这种心态,而摆出了捍卫的架式。

  有党史研究者说阿忆的说法无人“同意”;或说“刘胡兰的死在党史上早有定论,不能歪曲”。这种捍卫成说的态度很可笑,历史事件和人物如果只能重复“定论”,还要历史学及其研究人员干什么?

  但我首先不明白的是,阿忆在“震惊”个什么?若他对此觉得“震惊”,那就难怪坚持“定论”的人说他的“发现”是歪曲了。

  也许,阿忆会说我“震惊”的是“国军”的残忍和邪恶,你要杀刘胡兰就自己动手杀好了,还要借此摧残乡亲们的人格和意志。可是“国军”和“复仇队”本来就是冲着全村敢于跟着共产党的人来的,要的就是摧毁众乡亲反抗意志的效果。不要说当年日本鬼子逼中国战俘杀中国战俘,逼中国人挖坑活埋中国人,就是今天,不也有小学女老师逼学生互相打耳光吗?自以为掌握了支配别人命运权力的人穷凶极恶,没什么好奇怪的。

  阿忆是“震惊”乡亲们的怯懦吗?在这种境地,选择有三:一,“老子跟你们这些没人性的东西拼了”,空手夺枪……,这是英雄;二,自杀,比如转身逃跑被开枪打死,这至少是半个英雄;第三,就是在无力反抗又不想自杀的情境下,“出于恐惧,颤抖着,铡死了……”最后一种自然是懦夫的选择,却是无奈的选择,与没感觉地当杀手或为虎作伥邀功请赏的喽罗不可相提并论。至于阿忆在刺刀逼迫下会做怎样的选择,那只能由他自己回答。

  记得电影《东京审判》中有个情节,是寄宿寺院的流浪汉与两个年轻和尚在南京城破后为日本鬼子所掳,鬼子兵强迫三人轮奸一中国妇女,鬼子邪恶地实施的是对中国人、对中国妇女、对中国僧侣的多重侮辱。但是,日方战犯的辩护律师却抓住出庭证人的“道德污点”(两和尚自杀,证人即流浪汉被迫顺从),逼问“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以摧毁证人的心理达到否定证人证言的目的。证人情绪果然失控,痛骂日方辩护人,被架出法庭。在这样的情境中,我们首先要谴责的是日军的残暴无耻,对那个流浪汉是寄予同情的。胡兰村当年被逼动铡的老乡与这个流浪汉的行为其实属同一性质。

  阿忆“震惊“的如果不是以上内容,还能是什么呢?不可能是“震惊”于刘胡兰的“新形象”吧,因为加写了这样一个细节,丝毫无改于刘胡兰之“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只会更加“突出”这个少女英雄——倘若众乡亲都像她一样英雄无畏,又怎显出她的“伟大”和“光荣”?

  其实,考诸中外文明史,我们要敬畏的是“天赋”的生命,要坚守的是人类的良知,而不是某一个具体的“形象”。古希腊神话中“万神之王”宙斯是个偷香窃玉的老手;《旧约》中上帝居然和雅各摔跤,且输掉了;许多民族史诗和传奇是在长期的流传中不断增改而形成的……哪有什么神圣到不能“动”的人物和故事?

  我感觉刘胡兰这个年轻女共产党员的形象,在今天是需要捍卫的,主要靠共产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们来用自己的行动来捍卫。怎样“捍卫”?用“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行为,让民众觉得刘胡兰义无反顾地选择跟共产党走是正确的。否则,“戴三个表”示人,却干着买官卖官、谄上欺下、弄权枉法、鲸吞国库,挥霍公帑,乃至狂嫖滥赌、买凶杀人与黑恶势力毫无二致,若让这样的人得势,叫人们怎能敬佩刘胡兰们当年跟共产党“打江山”的选择?

  解构“(伪)崇高”的诸多段子中有一个就是以刘胡兰为恶搞对象的,重点是讥笑她“傻”,在这里复述等于传播,就不说了。我理解人们的“恶搞”是有社会心理背景的,真要“捍卫”刘胡兰等红色英雄的形象,关键在于改变形成人们“恶搞”冲动的社会现实条件。 作者:鄢烈山     

来源: 东方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