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丁华乾:代表委员多一些“百姓情结”


2007-01-26 09:46:37         华夏经纬网

  一位叫王有超的古稀老人,是原西南农业大学副校长,当市区两级人大代表27年了,提的议案建议有近300个。他的最大“收获”,是拯救了嘉陵江的小三峡和缙云山的黛湖。2005年,他关注失地农民的议案,创下177个代表签名附议的最高纪录,成为当年的1号议案。在这次人代会上,他又提出了一些议案(据华龙网)。是什么力量在驱使他如此执著地为人民鼓与呼呢?

  笔者以为,是对人民群众的深切感情。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关注农民!”王有超说,特殊的农民情结,让他格外关注农村。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为老百姓讲点话、办点事。这对于一个年迈的知识份子来说,特别难能可贵。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中国普通老百姓,特别是农民的文化素质仍有待提高,对自己拥有什么权利、怎样维护权利,没有强烈的维权意识和规范的操作经验。而来自公务员、企业家、教师、作家、艺术家等界别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相比之下掌握了更多的法律知识、维权知识,又有适当的政治身份,具有超乎于一般群众的维权优势,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维权。他们“代民维权”,相比于一般群众的自发维权、盲目维权来说,能够掌控在一个合法、合理、合适的范围以内,其成功率显然要高得多。

  代表委员“代民维权”一定要破除“官员情结”,多些“百姓情结”。事实上,这样的代表委员很多,有的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访贫问苦,收集基层群众的民情民怨民忧;有的敢为民做主,为改善弱势群体的生存状态,而奔走呼号;有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蒙冤受屈者伸张正义……他们自然受到了人民群众的真心爱戴和拥护。当然,也有这样的代表委员,把自己定位得高人一等,不屑与草民为伍,不乐意与他们对话、为他们“说话”,连个人电话号码也神秘兮兮的,周围的群众压根儿不知他是什么人,怎能指望他为民进言、做主?

  代表委员有没有“百姓情结”,实质上是对他们称不称职的检验——检验出他们代表哪一个群体的利益。有的代表、委员来自于较高的层面,或某个特殊的利益群体(如垄断行业),他们的视野可能更多地投向高层决策、宏观经济,更多地关注某个特殊的利益群体的问题,其议案、提案更多地倾斜于所在行业或系统,可能忽略了对普通民众生存状态的关注。笔者以为,关注高层决策与宏观经济固然应该,但作为人民代表,更应当把关心普通民众的民生民意放在第一位。这是人民对自己的代表委员最起码的要求,也是两会的根基所在、生命之源。 丁华乾(重庆日报首席评论员)

 来源:时代信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