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吴向宏:海外华商需要什么样的保护


2007-01-26 10:03:43         华夏经纬网

  俄罗斯最近制定新的法律,将从4月起全面禁止外国人从事商品零售。一夜之间,十万华商面临不得不放血甩货、从俄国撤离的命运。应该说,中国政府对此也有所重视,驻俄使馆及时发布了各种支持资讯。尽管如此,仍有很多更强力的保护措施可以去做。但同时却有专家发言,称俄国人这条法律并非针对中国人,称这种苛刻待遇对华商也不一定是坏事。更有甚者,个别评论认为这些华商在国内不好好待着,跑到俄国去淘金,败坏中国人形象,如今碰了钉子,实属活该,等等。

  看了这类言论,我不禁生起兔死狐悲之感。我从事的领域也是国际商务,和那些到俄国摆地摊的小商小贩们,虽然领域不同,接触的人物不一样,主攻的国家是美国而不是俄国,但本质上我们并无不同:都是靠自己的双手和头脑,以中国人的身份,在海外去赚外国人的钱;都是在以海外的资源,促进中国国内的财富增长和生活水准提高。人和人境遇不同,我可能这辈子不会遭到俄国华商那样的打击,可是在心理层面上,我却常常和他们一样,颇感无根可依。

  两年前,国内有“愤青”砸了一个所谓“倭寇”首领王直的墓,就曾让我慨叹不已,写了篇文章为王直辩白。不夸张地说,王直是近代中国第一个大规模海外殖民者。他利用当时日本诸侯割据的乱势,在平户(今长崎县)挂起“徽王”旗号,带去了3000多中国移民。如果当时的明朝能承认王直的爵位,则平户将成为近代中国第一个海外殖民地。像王直这样的人,如果出在同时代的欧洲,就会得到国家重用,成为一个大殖民者。事实上,欧洲国家当年大量发放执照,鼓励本国子民包括海盗变身“合法”的海外殖民者。包括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也和王直一样有过当海盗的经历。然而,中国的皇帝却诱捕且处死了王直。最倒霉的是,死后将近450年,王直还在中国国内留有骂名。

  说穿了,在中国古代,所谓大国崛起,崛的都是天子,是皇帝,是作为集体的国家政权。皇帝可以东征西伐,草民如果以个体身份跑到海外,就是叛国。今日之世界,商业竞争替代了军事劫掠,但我国人的海外竞争思维模式,其实没有大的改变。一提到“走出去”,扩张海外权益,首先出动的依然是大型国有企业。它们可以得到国家的各种支持,从实际的财力支持到政治上的背书,在海外收购这个、并购那个,闹得满城风雨。但是今天的个体中国人,如果想投资海外,首先外汇就换不出来;即使换到了外汇,投资海外项目也要经过层层审批,获准的机会小而成本非常之高。无数有才智、有能力在海外赚外国人钱的中国人,就因为得不到国家政策的支持,而坐失良机。去年,有人在报章上讨论,说中国人为什么只能为外国打工,赚低附加值的钱?政府决策部门也经常搞这个那个调研,研究中国怎样提高产业层次。其实这有什么可调研的?我倒是想到外国开厂,雇外国人给我打低附加值的工,可是中国的银行支持吗,国家外汇局允许吗?中国的现行政策,等于是把中国人的智慧都强行锁在自己国家内部,怎么能加入到世界商业食物链的高附加值环节里去?除了耗在家里等着外国人进来投资,然后受雇于外国人的厂,给外国人打低附加值的工以外,还能做什么?

  少数中国人走向海外,便只是赤手空拳。要么靠拼体力,像那些摆地摊的俄国华商;要么靠拼智力,像大批海外中国留学生。于是,这些中国人的智慧和体能,流失海外,却不能和中国自己的资本相结合,也不能和中国自己的政治实力相扶持。他们只能投身依附于海外资本,甚至变身加入外国籍,成为外国的政治资产。这些智慧和体能的流失,难道不是国家民族的损失?当然,如果这些海外华商克服了千辛万苦,终于成功了,中国的某些政府部门就会态度大变,派出豪华的团组,开出优惠的条件,吸引他们回国投资。对这些部门,我实在是很想问他们一句:你们早干吗去了?!

  近年来,我国政府在保护海外华人方面大有进步,海外使领馆也从以前的管理机构,日益转变为服务机构。但是,除非中国政府更热情地支持个体中国人进军海外,更强悍地保护海外个体中国人的经济权益,不然中国人在海外就依然缺乏依靠感,所谓大国崛起就是一句空话。

作者:吴向宏  (作者系国际咨询公司顾问)

来源:南方都市报-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