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许博渊:不要让96年前的戏在今天继续上演


2007-01-31 10:13:59         华夏经纬网

  现在的报纸是越来越好看了。最近报纸上说,一个科长就可以收拾一些小老板,小老板们要想办成事,做成生意,必须向主管部门送钱送物,否则会被淘汰出局。据说,房地产企业的隐性成本达到了30—40%,而这部分成本理所当然地转嫁到了购房人头上。这种情况不仅毒化了社会空气,损害了党的威信,导致社会失衡和不稳,而且破坏了投资环境,严重地制约着我国民营企业的发展,以至于个体工商户从1999年的3160万户降到2004年的2350万户,缩水810万户。

  现在,全世界都在谈论“中国崛起”,其实,中国崛起并非易事,将是一个相当漫长的历史阶段。在崛起的过程中,必须奋力克服重重障碍。

  大约100年前,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教授、社会学家E.A.罗斯曾来华考察,于辛亥革命那年出版了一本书《变化中的中国人》。据他说,那时候西方就出现了现在我们称为“中国威胁论”的论调,西方所担心的事情中,有一件是:一旦中国人掌握了西方的技术,开发了自己的劳动力资源,西方就不再能保持经济的不断发展,不可能保持工资水平和悠闲的生活。罗斯经过考察否定了这种论调。他说:“中国工业化的步伐不可能像许多西方人所预料的那样神速,不可能像所预料的那样在短期内取得巨大的成就。外国人的嫉妒、资金的匮乏、劳动者的无知、官吏的勒索、贪污、裙带关系、没有专家、经营管理效能低下等等将长期阻碍着中国工业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廉价的劳动力也无济于事。所以,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都不必为中国工业的发展会对西方造成威胁而担心,这是我们的孙子们应该考虑的问题。在本世纪的后半叶,中国人的经济观念将开始形成,并会影响整个世界的政治形势。”

  罗斯不愧为社会学家,他在1911年对中国未来的预测与后来发生的情况基本相符。

  他举例说明当时创办一个企业有多难,机器运到施工工地之前,必须贿赂负责厘金的官员,产品经过一地,必须向该地的行政官员上贡,工厂的东西被盗,业主必须向主管官员行贿,才能办案,一般也只是给以小小的惩罚,过后照常。“面对官僚们的强取豪夺,民族资本家心灰意冷,而法律和人民对于官僚们的这种行为却束手无策。沪杭铁路是一条完全由中国人建造和经营的铁路。其中一名董事告诉我说,该铁路在建造过程中所遇到的最大麻烦是官员们名目繁多而令人烦恼的‘视察’。为了保证建设工作的顺利进行,他们不得不贿赂前来视察的官员,否则,建设工作会遇到麻烦。”裙带风对企业的打击也是致命的。罗斯说到,一家官营工厂的经理曾经对该厂一个经营不善的部门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该部门55人中有33人是领班的亲属。

  这样的环境导致资本外逃。罗斯举福建为例。在马来西亚,家资百万的中国人有30家,其中一位福建人因从事锡矿开采而致富,而他家乡的官员却眼睁睁地看着潮水对煤层的侵袭。这些福建人为何不愿在家乡投资设厂呢?“他的回答是,官方的‘敲诈勒索’是导致福建人不在本省投资的重要原因”。

  罗斯注意到,雁过拔毛,索取额外好处在中国社会中已经成为风气,甚至波及一无所有的穷人。他转述了他的中国老师的话,说他拿出5个铜子让佣人去买食品,这佣人会藏起一个铜子,只买4个铜子的东西,如果他拿一个铜子给佣人,让她去打醋,她无法将铜子掰成两半,却觉得应该得到些什么,她会把瓶中的醋倒一些在地上。罗斯认为,这种心理是极端贫困造成的。他总结说:“实际上,中国人不幸的过去无论在当代人的心灵上还是品格上都留下了抹不掉的阴影。中国民族精神的振奋、民族力量的展现有待于一代新人的产生,他们必须接受新式教育,养成高标准的礼教习俗。或许,当中国人不再为生存而不顾一切地拼搏的时候,他们的心理状态就会达到一种新的境地。在我看来,中国商人在意识的深处潜伏着一种攫取任何财富的欲望。而当人们生活在痛苦的深渊之中时,人们无法对彼此的行为作出公正的评判。中国人在马来西亚所享有的美誉说明了这样的道理:只有在充满机遇的土地上,中国人生来所具有的稳健、可靠的品格才能得到体现。”

  离这本书的出版已经过去了96年,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和中国的投资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的工业发展果真开始影响世界政治。但是,书中所罗列的种种不良现象如今听起来还是那么似曾相识,有些东西依然猖獗,如雁过拔毛、层层索取好处等。这说明,腐败依然是今天制约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有些西方人已经认识到,中国在短时期内不可能对西方构成威胁。这和100年前的罗斯又有某种相似之处。

  抚今思昔,或许人们会感到失望,怎么96年前的戏今天还在上演?如果深入地加以思考,就不会感到奇怪。早在商周时代,人民群众就诅咒“硕鼠”的猖獗,有《诗经》为证。就是今天,腐败也不是一两个国家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基督教所说的“原罪”,就是人性中的贪婪,教徒们认为人在离开上帝之前,其人性是纯洁的,在回到上帝那里之后,也会是纯洁的,而留在人世的这个阶段则不纯洁。也许有人会说,为什么社会风气在上世纪50年代那么好?须知,市场经济是利用人性中恶的一面来刺激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事实上谁也不愿意回到上世纪50年代那样的物质匮乏的生存状态中去。我们要做的是,把人的原罪抑制在一个合理的、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不再让“法律和人民束手无策”。为此,我们不但要打大老虎,也要打满地乱跑的小老鼠,老虎和老鼠一起打。

  不透明的暗箱状态是贪官们所喜欢的,也是他们竭力维护的,所以才那么惧怕、讨厌和憎恨。治贪就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增加透明度。我们是否可以期待,有一天媒体不再局限于谈论一般情况,在谈论时也不再用化名,而指名道姓地揭露某科长某处长某局长贪污受贿,像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做的那样。这可以叫做中国的阳光工程。阳光普照,大老虎小老鼠都将无处藏身。

作者:许博渊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