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单士兵:肃清无道德资本要靠制度正义


2007-01-31 10:22:05         华夏经纬网

   “资本就像一只苍蝇,只要有肉,不管你打算拍死它或要药死它,它都会毫不犹豫地飞来。错不在苍蝇,也不在肉,而是看肉的人”,当初,有人在反思德隆案时曾这样说。

  想起这句话,是因为看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最近说,中国不能接受资本无道德论。他说,当前中国企业正面临企业社会责任的挑战性考验。那种资本无道德,财富非伦理,为富可以不仁的经济理论和商业实践,不仅国际社会难以接受,中国社会也已经不能容忍(据1月29日《中国经济周刊》)。

  资本无道德,其语境的现实生成并不难理解。时至今日,“经济人”的行为准则似乎已变成了大众的普世价值观,对于那些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企业,我们也就自然很难寄望它们身上的“道德人”属性不被强大的“经济人”属性所消解。事实上,我们面对的也不再仅仅是资本无道德论,而是资本无道德的现实。

  这个现实会让“道德人”很沉痛。随便举些例子,都大有摧肝裂肺的意味。年年夺命的矿难,永无休止的民工讨薪,环境不断的污染与恶化等等问题,给我们展示的就是资本的暴力一面。而且,这样的资本暴力之手,不仅仅来自一些民营企业,还有一些外资企业,甚至还有一些垄断资本与国有企业。

  因此,尽管从字面文本上看,如今成思危所称的中国不能接受资本无道德论是个显而易见的道理,但我们不难发现,其主要目的就是要提请人们反思,到底怎么才能真正做到拒绝无道德的资本在中国的运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个问题恰恰就是当前中国经济面对的最大难题。

  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自然已经不能寄望于道德舆论的力量了。毕竟,财富道德与财富伦理,从来就不是靠呼吁就可以构建的。作为对准则和规范的一种评价的道德,本身就是一种无文字的契约,它本质是靠外界力量来集结而成的,我们看到的道德力量,就是集结的稳定道德的一种调节社会的反作用。可见,面对资本无道德现实,我们最大的课题在于,如何在今天的资本上,附结实践和谐社会必须的道德。

  也就是说,必须以一种力量,来消除资本的暴力。这种力量,关键在于制度正义。

  众所周知,今天的资本,已经具有极大的影响社会关系与产权手段的功能。如何保证资本的力量,不能导致权力关系的扭曲,以及造成人的尊严受损,来保证资本的运行,处于良性的温和的社会关系之下。显然,这必须依赖于给资本权力设置边界的法律制度。只要有一个地方制度出现不健全,资本就可能成为无道德的苍蝇,展示其暴力与丑恶的一面。

  问题是,尽管我们也意识到制度的正义在防止资本成为暴力方面的作用。但是,我们却未能给相应的制度正义提供良好的生长空间。也就是说,在规制资本暴力上,制度正义尚未得到真正的重视。这表面看起来是似乎是一种死结,似乎让拒绝无道德资本的目标诉求陷于绝望。但是,如果我们不能让这种以制度正义来防止无道德资本成为一种普世的目标理性,那么,我们又从哪里获得构建制度正义的动力呢?

  由此可见,在今天,不论是个体生命,还是企业主体,还是政府部门,都必须以最大的清醒来认知,“经济人”向“道德人”转换的价值意义,理解人的价值高于资本价值内涵,明晰过度的资本迷恋必须带来的危机,这样的危机,是属于个人、企业与整个社会。这样,才能最有效的形成社会合力,以最大的热情与理性,构建完善的制度正义,使社会每一个领域,每一个环节,都形成一张对付资本无道德的苍蝇的防护网,最终来完成对资本无道德现象的荡涤与肃清。

作者:单士兵

来源:法制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