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顾丽梅:双禁经得起公共政策拷问吗


2007-02-01 09:03:49         华夏经纬网

  广州禁摩又禁电,禁令如山,议论风生。客观地讲,“双禁”是一项很难的决策,因为城市道路是稀缺资源,只有高效率使用才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而且,从公正性的角度看,城市道路归全体市民所有,摩托车和电动车的用户被剥夺道路使用权,对此,政府应该有个说法,不能回避。

  “禁”字背后所表现出的利益多元化和复杂性,呈现出公共政策从制定到实施的许多实质性问题。透过这个案例,我们可以发现若干值得关注的问题:

  首先,公民失语与政策公正性。公民最大和最“应得”的权利就是政策参与权。拒绝让大多数人参与,仅仅由几个掌握权力的领导人来作出决策,已经不再被人们所接受。政策制定是充分博弈的结果,一项政策只有建立在公民选择的基础上,在执行的时候才会更顺利,成本更低,因为这样的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往往会得到公民更多的配合。否则,这些决策没有任何意义,面对的必将会是公众的冷漠,广州的“双禁”恰恰证明了这一点。价格调整尚需要听证,对于涉及到公民出行的根本大事,自然也必须有公民的声音和参与。即使开过听证会,如果听证仅仅是“花边”,不能被决策吸纳,很难让人相信政策的程序合法化,自然会降低公民对于政策的合法性认同,非议在所难免。广州“双禁”决策中,公民如果有更多实质性的参与,相信政策会以公众更能接受的形式出现。

  其次,缺乏制度配套与纠错。禁止之后,怎么出行?广州是禁在先,公交车资源替代在后,这不能不说是决策中的失误。从禁摩政策看,无非是想把道路让出来给汽车用,显然是对弱势群体的歧视。更严重的是,一部分人转向买汽车,道路更堵;一部分人不得不挤公交,公交更挤。进一步讲,选择摩托车与电动车出行是公民的自由,政府为什么不允许上路?还有,摩托车、电动车的用户,都是相对贫穷一点的,有的摩的师傅干脆是以摩托车为生,都是城市的中低阶层。禁止之后十万以上的摩的司机将失业,还有摩修摩配从业人员都将面临失业与转行,他们何去何从?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政府不可能一夜之间人为创造出数十万个就业岗位!

  再次,政策正当性与合法化缺失。广州“双禁”的理由之一是改善城市治安,的确,广州的飞车党影响很恶劣,但是禁摩真的可以达到治安的目的,笔者难以苟同。正如有市民愤慨的那样:“飞贼还通过手机联系,禁不禁?抢劫如果开着汽车,禁不禁?恐怖分子开着飞机撞大楼,禁不禁?有的媒体报道,禁摩以后,治安状况好转云云,这样的宣传,比禁摩还要招数低劣,人民会想信吗?犯罪分子在,造成犯罪的因素在,抢劫的方式也会创新。”至于摩托车“七宗罪”、电动车“十宗罪”等等,更是不驳就倒,够不成禁止的理由。正如有评论概括的那样,“双禁”就是政府的“懒政”。

  最后,政策执行成本高昂。广州禁摩的成本非同一般:从摩托车的直接成本看,50多万辆摩托车,以一辆摩托车为2000元为计,公民因“禁摩”的直接损失为:50万x2000元=10亿元。其次,摩托车或电动车的每人每公里对道路资源的占用远远小于汽车,调查显示,“禁摩”以后,有14%的居民考虑买汽车,以一部汽车相当于6-8辆摩托车占用的道路资源计算,仅此一项,禁摩省出来的道路化为乌有。

顾丽梅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行政管理系)

来源:《决策》杂志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