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柏浪涛:对反扒联盟应敛其不轨,励其勇为


2007-02-01 09:10:07         华夏经纬网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是李白笔下的“侠客”。“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是金庸心目中的“大侠”。近来各地出现一种“侠客组织”———“反扒联盟”,为世人所争议。有颂扬其见义勇为者,有诟病其超越法律者。如何看待,值得深思。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未平事”。国人的侠客情结是“反扒联盟”现象的文化根源。“侠”这一概念最早出自韩非子。在他眼里,侠是这样一群人:“其带剑者,聚徒属,立节操,以显其名,而犯五官之禁。”侠客作为一种群体,产生于春秋战国。当时社会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出现新兴的地主阶级,并随之产生为其服务的两个群体———“士”与“侠”。鲁迅曾言:“孔子之徒为儒,墨子之徒为侠”。电影《墨攻》中墨者革离便是一位典型的大侠。在今天,社会处于转型期,老百姓财产增多,权益亟待保护。当政府保护不力时,那种古道热肠的“侠客”情怀便破土出茧。古代墨家人代表的是手工劳动者和平民,现今“反扒联盟”维护的也是老百姓的利益。

  “礼失求诸野”。“反扒联盟”的涌现,凸现警察治安职能的严重缺失。虽然各地公安民警积极遏制扒窃行为,然而民间人士纷纷自发组织反扒,足见公安治安服务已经无法满足现实需求。因此,增强治安职能,是解决“反扒联盟”问题的根本之道。

  然而,如果一味指责公安民警治安不力也是不公平的。警察治安属于公力救济,“反扒联盟”属于私力救济。其实,二者的关系历来无法分割。比如,被害人家属到派出所“自杀”,逼迫派出所立案调查,就属于私力救济公力化。又比如,许多企事业单位聘请保安,保安公司业务日益兴隆,反映了公力救济私力化的倾向。

  问题是,如何协调警察职能与“反扒联盟”的关系?这便是各定其位,各尽其责,协调发展。“反扒联盟”应处理好目的正当与手段正当的关系。目的正当并不意味着手段正当。“反扒联盟”在行动中,为了防身,往往携带管制刀具、甩棍等国家管制物品,甚至拘禁、殴打“犯罪嫌疑人”,这些行为都是违法的。法律不提倡以恶制恶、以暴制暴,这些违法手段必须禁止。那么,“反扒联盟”采取哪些手段才是合法的?

  首先,根据刑事诉讼法,可以采取“扭送”行为,任何公民对正在实施犯罪的犯罪分子都可以扭送到公安机关。大量的反扒行为都属于扭送。

  其次,根据刑法,可以采取正当防卫。正当防卫不仅指在自己的人身财产受到侵害时可以采取防卫措施,也包括在他人的人身财产受到侵害时可以采取防卫措施。大量的反扒行动都属于正当防卫。然而应注意的是,正当防卫是有条件的。一是时间上非法侵害应当正在进行、尚未结束。如果小偷尚未行窃,不能仅因形迹可疑便将其抓捕。如果小偷行窃后还在现场,可以将其抓获,但如果小偷已经离开现场回到家里,便不能闯进其家里抓人。二是手段上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如果将小偷擒住便可制止其偷盗行为,就不能再进行殴打。如果小偷为了抗拒抓捕回击反扒人员,此时小偷的行为便转化为事后抢劫,反扒人员的手段在必要时可以适当升级。

  虽然界限已经划清,但现实中“反扒联盟”越界现象仍屡屡发生。此时政府的态度至关重要。其实,政府的心情是复杂的,可谓爱怨交加。在公共管理学上,“反扒联盟”属于非政府组织。各类非政府组织在我国的发展仍存在重重障碍,“反扒联盟”无法例外。在社会结构上,“反扒联盟”属于民间草根组织。对于各类民间草根组织,政府一向保持高度警惕,“反扒联盟”自不待言。尽管“反扒联盟”会招来如此多的“幽怨”,然其仍有“可爱之处”。这种“可爱”在于反对了毛主席所反对的自由主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因此,对“反扒联盟”应当采取正确的引导政策,敛其不轨,励其勇为。

  啰嗦这么多,还是听听两千年前太史公司马迁的一番话吧:“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生死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柏浪涛

来源: 法制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