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毕舸:煤矿自建武装抗法的黑色利益链


2007-02-02 10:07:13         华夏经纬网

  如果你之前曾经对“中国煤矿事故为什么多”百思不得其解,看了1月31日《中国经济时报》的报道“中国问题煤矿标本调查:自建武装护矿、中央高官骂不倒”,你就会恍然大悟。

  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浆水乡浆水村荣福煤矿,我把它看作中国无数小煤矿的缩影。有人说矿下矿上是两个世界,那么,这里的确已被分割成两个世界——第一重世界是正常的法治世界,中央有关整治小煤矿秩序的行动从未停止,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常年奔波在各个事故现场,各种打击“红顶煤商”“官员参股”的严厉举措不断出台,山西省省长前两天还为事故频发而向公众道歉;第二重世界是一个“西西里化”的黑暗世界,在这里,权力与黑金形成了稳固的利益联盟体,某些官员掌握的公权力灰色化,而煤矿矿主公然组建私人武装来对抗外面的法治世界,对内镇压不听话的矿工,形成了一整套残酷的“规矩”。其矿主与某些官员的意志替代了法律,他们指定的潜规则踢走了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从而成为决定矿工们命运的生存法则。

  当一种黑色利益链条牢牢扎根于那片土地中,并形成不可逆的稳定结构时,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最坏的后果”。经济学上把“没有选择”界定为“最坏的选择”。它在这里包含两层含义:第一层是从概率上讲,那些大大小小的煤矿安全事故,几乎无一例外地存在权力与黑金的幕后交易。第二层是不仅矿工缺乏对黑心矿主的反抗能力,来自政府的强制能力也在日趋下降,有关部门日益加紧的各种整顿措施与随后继续发生的煤矿事故,形成了鲜明反差,说明法治的威慑力在弱化,“地下秩序”在抬头。这显然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毕舸(成都 市民)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