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闵良臣:说真话难,这个热点总被我们忽略


2007-02-06 09:15:24         华夏经纬网

   或许是我们的进步,要不,就是人类社会大势所趋,近年来,不论是媒体还是政府,都十分关注社会上出现的“热点”。这好理解。有了热点,尤其是有了关于社会民生的“热点”,若不正确引导乃至“解决”,这“热点”就有可能向不好的方面发展,对社会对百姓乃至对政府似乎都不利。估计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不少网站都在首页挂出一“横幅”:你最关注哪些热点问题?

  这自然含有向数以亿计的广大网民进行调查并征集“意见”之意。

  光是挂个横幅,当然不够,还需要引导。不然,不少网民与网站所想的虽然有可能很接近,但网民这么多,又加之人都是会思考的动物,这个“人气”,即使是政府的官方网站,也是无法比拟的。而能正常思考的人一多,“想法”也就难免不同。正是从这点来说,要人们的思想高度“保持一致”,就比较难,要不,也就只能说是自欺欺人。

  或许此网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醒目的横幅下面,已经列出一堆“热点”,如医改问题、房价问题、食品安全、耕地保护、反腐话题、教育问题、企业改制等等。这些确实是谁都不能不承认的当前“热点”。但除了这些,还有没有“热点”呢?我以为不仅有,而且还多着哩。国家这么大,事实上人又分三六九等,在有些人看来未必是“热点”的,在另一部分人甚至更大一部分人看来,就希望也能算作热点,甚至算作头号“热点”。比如对于农民工来说,他们就会认为更应该把“拖欠农民工工钱”、把“农民工工钱过低”、把“农民工子女受教育难”、把“城市歧视农民工”等问题看作“热点”;又比如,对城市那些小摊小贩而言,他们想到的肯定也是更应该把“小摊小贩的生存权”看做热点。我想,不仅没有哪一个人能拿出反驳这些也要算作“热点”的足够理由,而且从据悉有一两亿农民工在城市打工和城市中有无数的小摊小贩也要生存这一事实来看,“两会”也没有理由不把这些看做“热点”。此外,我们当然还有很多同样能算作“热点”的,比如公民自由迁徙,比如官员弄虚作假,比如社会风气不好,等等等等,就都不能不说也是“热点”。

  什么是“热点”?就我们现在所说的而言,说白了,就是“问题突出”。所以说,一个社会有多少问题突出,就可以说有多少个“热点”。我们的“热点”多,其实也正说明突出的问题不少。当然,有时,某个原本应该属于“热点”的之所以不被看作热点,是因为还有些问题更突出,或是由于种种原因让那本不该更突出的“热点”突出了,这样,就把同样也该算作热点或是更应该算作热点的反而弄得不那么“热点”了。这是一种假象。比如拖欠农民工工钱问题,比如城市小摊小贩的生存权问题,不论从“以人为本”还是从“构建和谐社会”着眼,都不能说没有一些大城市所谓“食品安全”的“热点”重要,没有“城市形象”重要。只是由于时势走到今天,弄得一个社会,好像就是城市的社会,就是大城市的社会;是有钱人的社会,更是有权又有钱的人的社会,因此,像拖欠农民工工钱、像小摊小贩的生存权这样的“热点”,也才只好往后靠了。我们那些负责记录“社会发展史”的人们,决不要忘了记下这一笔!

  说到这里,我始终念念不忘的还有一个“热点”,这就是“说真话难”。尽管这个“热点”即使解决了,用老百姓的话说,也还是一不能当饭吃二不能作衣穿,似乎无用;但只要我们有勇气承认,又把我认为最突出的这个“热点”真的“化解”了,至少能让全国多少亿有思考能力的人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大思考力度,然后畅所欲言,意气风发地继续深化我们的改革开放。而只要能极大地调动国民的积极性,又何愁解决不了那家官方网站所列举的那些“热点”呢?本人时常想,近三十年前,我们不就是实事求是了一下吗,不就是讲了一次真话吗,不然,又哪里有什么改革开放,又哪里有什么市场经济?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虽然也有一部分人以为我们实事求是了,我们讲真话了,我们搞市场经济了,于是也就杞人忧天地担心会不会“社会大乱”。可事实证明,炎黄之孙的适应能力极强。而况实事求是、讲真话、实行市场经济,也都给人民给国家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且是好的变化,社会进步。所以说,只要政府愿意做,百姓没有不紧跟的。有一点“小波动”算什么,一开始有点“人心惶惶”算什么,现在不是都挺过来了吗?特别是只搞了一个在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实行了多年的“市场经济”,并且用了还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就已经取得如此骄人的成就,令世人瞩目;假若我们的思想能再解放一些,为了受苦受难已经受够了的中国人民的幸福,把坚持多年的“意识形态”看得淡一些,再淡一些,我们会不会还有更大的进步?反正我是有信心的。

  这样说话,可能要令不少人忌讳起来甚至有所惊骇。其实你不要以为只是我闵某人这样胡思乱想。新年伊始,也就是2007年的第一天,在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上就有一篇7000多字的长文,题目叫《和谐世界:新思维,大思路——学者对话录》,其中周为民教授就认为:“‘和谐世界’思想深深植根于中华文化的传统之中,但是在最深层的内涵上它跟西方文化的一些基本精神是完全相通的,所以和谐世界的思想在世界上不需要“翻译”,有文化有智慧的人们都会‘听得懂’。”又说,“共同建设和谐世界包含着对东西方一些传统意识形态的超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对苏联模式及其意识形态的超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和平的社会主义,和谐世界的理念进一步说明了这一点。”周为民教授还说,“意识形态应该不是问题,比如说中美之间,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中美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意识形态的问题是可以超越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包含了对人权、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充分肯定。我们所强调的是不同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条件下,各国应当以合乎国情的方式和道路来争取这些普世价值的实现。”而另一位教授张琏瑰也认为:“历史发展了这么多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抗了这么多年,最后社会主义把资本主义的好的方面吸收过来,比如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也把社会主义的社会福利,社会救济等学过去。现在看来两种社会都在学习对方好的东西。我们现在讲和谐社会是要承认不同意识形态之间有矛盾和斗争;也有相通的一面,对立统一。承认这一点,世界就会更加和谐一点。”

  我当然知道,人是感情动物,都不免有些“念旧”。不然,怎么会有“遗老遗少”一说?我还知道,谁都不能说我们坚持多少年的东西一钱不值,毫无作用,但容我说句心里话,将我们原来所坚持的与要讲真话要实事求是比起来,孰轻孰重,不言自明。如果有谁非要说讲真话一不能充饥二不能御寒的话,那么,如果不能与时俱进地坚持一种形而上的东西,非但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作衣穿,而且结果恐怕会更坏。再说,有什么能抵得上十几亿人甚至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幸福?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拿十几亿人乃至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幸福在“意识形态”上去“赌”呢?

  没有。一定没有。绝对没有。

  现在已经是全国人民都心照不宣了。谁都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首先应该做什么。如果到现在各级领导干部包括普通百姓连真话还不能讲,连实事求是都觉得困难,又还侈谈什么社会发展、和谐,侈谈什么政治民主进步?又如何去寄望2020年,寄望2050年?鲁迅大半个世纪前好像就说过这样的话:失去现在,也就失去了将来。如果总是只去寄望将来,难道我们的社会在一个早上会一下子就好起来?不知大家想过没有,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可以说我们每一个具体的进步,都是争取得来,更是与讲真话与实事求是联系在一起的。今年为什么大家又那么起劲地纪念邓小平二次南巡讲话15周年?小平二次南巡讲话的实质是什么?你可以说实质就是“发展才是硬道理”,不再去争姓“社”姓“资”。这些当然不错。最近,媒体(第一财经日报)上发表今年已80高龄、原深圳市委书记李灏接受记者的专访,其中提到,15年前小平南巡时就曾寄望深圳:“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要敢试敢闯”。而李灏认为,邓小平那些话不仅仅对深圳说的。因为,很显然,邓小平希望整个中国都能早日摆脱贫穷落后的境况,早日实现现代化,因此,他对深圳人的叮咛,其实也就是对全国的期望。想想15年前邓小平的期望,15年后,我们仍然连说真话都不敢连实事求是都不敢,又何谈“敢试敢闯”?从“不管白猫黑猫”到“发展才是硬道理”到“敢试敢闯”,它们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一点,不就是实事求是吗?而实事求是的前提是什么,不就是要讲真话吗?只有讲真话,才有可能实事求是;只有实事求是,也才能发现问题乃至解决问题。可眼下的实情,总有一个又一个障碍,还是真话难讲。如此说来,“讲真话难”还不应算作最突出的“热点”吗?

  时至今日,即使像我这样一个普通百姓也能意识到,不讲真话已经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万恶之源”,谁也说不清已经有多少事情都是坏在了不讲真话上。即使是“热点”,又有多少“说真话”了呢? 作者:闵良臣

来源:四川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