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邓海建:从杨育麟事件看高校财务乱象


2007-02-06 10:20:37         华夏经纬网

  从天津大学的“单平事件”再到南开大学的“杨育麟事件”,高校财务状况令人堪忧。厘清整个高校财政体系、尤其是监管好高校中非财政性资金的流向显得迫在眉睫

  南开大学4亿元资金被违规使用,重点疑犯潜逃。日前,天津南开允公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杨育麟因严重违纪,被南开大学党委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予以开除党籍处分。(今日本报)

  这是一则首先要让教育部脸红的丑闻。也就是此前不久的2007年1月底,教育部消息说,“教育部直属各高校对国有资产安全、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等方面进行了自查。审查结果显示,大部分直属高校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资金安全管理机制,在学校资金使用及校内外资金往来上都较为规范”,最后的结论是“大部分直属高校无严重财务违纪行为”。应该说,去年天津大学的“单平事件”不啻为高校财务乱象中的一声惊雷,让中国舆论开始对高校财务迷局胆战心惊,教育部的安慰犹言在耳,当“4亿元资金被违规使用,重点疑犯潜逃”再度上演于南开大学的时候,我们不免产生了一连串的疑问:一是同在天津、与天津大学仅一墙之隔、比天大更著名的南开何以在“单平事件”后的多次重大查验中岿然无事,而直到今天才再曝资金违规大案?二是即便是从去年开始关注“杨育麟事件”,连“审计所的人说没见过这么混乱的账目”,难道这个账目是杨潜逃前一天得以形成的吗?三是杨在银行得到大概2亿元之后就跑了,这些贷款对现在的南开来说,恐怕也是不小的负担,请问这笔账最终是由国家财政埋单或是由地方财政埋单、还是由学生费用埋单呢?四是在这起事件上,教育部若不知情,则难逃失职嫌疑,若知情不说,是否侵犯了公众的知情权(起码是南开师生的知情权)?

  数年前,国家审计署曾进驻全国18所重点高校,对大学的基建工程款、校内院系所办学收费、校办企业资金运作等进行审计,当时查出来,光这18所高校涉及乱收费的资金就高达8.68亿元。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用了“失控”一词。关于高校财务清白与否的命题,有几个语境值得我们注意:一是中国高校经济犯罪的确呈上升趋势;二是被曝光的高校财务问题几乎和“自查自纠”没啥关系;三是中国高校财务的失范和紊乱有目共睹。我们应该记得《2006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社会蓝皮书里的数据:“我国部分公办高校向银行大量举债,并热衷于圈地和参与大学城建设,目前高校向银行贷款总量约在1500亿至2000亿元之间”———而眼下这几年正是高校银根紧缩还贷压力最大的关键期,在民生决策取向和高校市场化纠偏的社会宏大叙事下,“生产能力”有限的高校如何去还账呢?从某种意义上说,高校财政史无前例地充满着寻租的风险;其次,我国高校普遍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从权力配置机制看,“负责制”是对高校决策权与执行权的分离,即党委和行政分享决策权和执行权,两者相互制衡,遗憾的是,在具体实践中,这种权力平衡常常被“熟人社会”等潜规则所异化。一边是强大的寻租冲动,一边是明晃晃的监管漏洞,我们的高校财政已然处于高度危险的境地。

  从天大“单平事件”再到南开“杨育麟事件”,高校财务状况令人堪忧。厘清整个高校财政体系、尤其是监管好高校中非财政性资金的流向显得迫在眉睫。毕竟,这些高校是当年“人民教育人民办”、勒紧腰带省出来的“国字号”大学。作者:邓海建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