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左黎:商业时代的贞洁与爱情达标线


2007-02-06 10:29:16         华夏经纬网

    商业社会和都市文明中,关于职业、爱情、心灵追求、社会地位的每一道题,我们貌似在选择,答案与模式却只有一个——痛苦的挣扎,然后告别自己所剩无几的自尊和忍耐力,对所谓“现实规则、社会公论、趋利本能”妥协和顺从。极少数的坚持者,也时常计算着,暗自倒数放弃的时日

  一位相熟的朋友离开上海,我们几个好友为她饯行。她是因为辞职而选择离开的,问起其中的缘由,她沉默不语。半晌才说道:她是被迫辞职的,因为老板让她做情人,她不从,所以也就呆不下去了。她咬着唇,一字一顿地说:“我就是辞职回家去,也不愿意和他有那种关系!”朋友的话让我们震惊,想不到她这么文弱的江南女子,只身一人来到上海,竟有这样的遭遇。这几年她换了几份工作,在几家民营企业做过秘书,收入还算不错,不想竟这样离开。我们正为她唏嘘嗟叹之时,不想她话题一转:“我就是看不上我们老板这种人,要是换了外企的,还差不多。”我惊讶地问她:“要是有个外企老板让你这样做,你就愿意了?”她点点头,“是啊,可惜这几年,我一直没有找到外企的工作,实在太难找了!”

  这一番话,比她前面所讲的更加令我震惊。原来她的不从,并不是出于不愿做情人,却原来是因为她的那位老板“太土”,在她看来,只有“洋老板”才有资格做她的情人。如果换了洋老板,便可以欣然接受他的“感情”,可惜没有找到与洋老板接触的机会,不然她也不至于这样伤心离开的。我知道她这几年,一直想找一份外企的工作,我先前以为她是看中了外企的收入,又不想荒废了外语的专业,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一层“附加值”包含在里面。

  朋友的话让我想起几天前偶然听到的节目,这是东方广播台一档著名的谈话节目。其间一位自称“住着八个别墅,实在太孤独”的四十多岁的富姐打进电话,求主持人一定为她指点迷津。她告诉主持人:她对物质条件一点要求都没有,可就是找不到愿意和她好的人,所以非常苦闷。主持人问:难道一个对她好的人都没有?她这才说:有倒是有一位的,比她小好几岁,对她也很好,她也确实对他的物质条件没有一点要求,可还是有点问题。主持人七七八八猜了半天,实在不知道他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那位富姐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是对他的物质方面没有要求,可他总不能连一点生存条件都没有吧——起码也要有个三、四百万吧!”主持人哑然失笑,当时我们几个坐在车里的朋友也不禁笑出声来。

  表面上,我朋友的选择离开,或者那位富姐不愿接受“穷小弟”,至少在他们自己看来,似乎都在坚持“爱情”的追求。可其实,无论是我朋友的“土老板不配做情人”,或者那位富姐的“三、四百万并非物质要求”,这种形形色色、光怪陆离的“贞洁观”或者“爱情达标线”,却都是现代商业社会、都市文明的怪胎产物。我们也置身于这样的商业社会和都市文明中,哑然失笑之余,能否自问:她们真的那么可笑吗?我们便可以放心大胆地嘲笑他们吗?

  我的另一位朋友,一直不满意现在的工作,而且也已找好了“下家”,比她现在的收入还略高一些。可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问起缘由,她说现在的公司在著名的淮海路,所在的办公楼又是最高级别的涉外中心,装修豪华气派。“虽然这些都和我无关,可是讲讲公司楼里就有电梯直通地铁,不知有多少人眼热呢。将就干着吧!”

  另一位北京的学者朋友,一直郁郁不得志,也常常回避着我们这些朋友。不想两个月以前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出差到上海,一定要我们去他那里坐坐。见面以后,他兴奋地告诉我们:上海的一家企业请他做了顾问,他提了几个要求:往返飞机;必须住五星级酒店;来回时间都计算在内,一天报酬若干等等,对方都爽快地答应了。“一个月来一次,收入都好过拿工资呢!”他大声报告着喜讯,绝口不再提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学问”。

  我的大学同学在一家著名的IT公司做工程师,还被提拔为项目负责人。她的男友是广播学院的学生,毕业后他们结了婚,男友分配到国际广播电台。婚后他们感情一直很好,事业也发展得不错。可是几年前她却对我说:她让先生辞职去国外留学了,而且改学计算机。我惊讶地问她,你先生事业发展得那么好,又是学文科的,这个年龄还去国外从头学起,图什么呀?她对我说:现在她的收入是先生的五倍,即便她不在乎,先生也有压力。再说IT业收入高,学了总归不吃亏。

  ……

  我们或者不会同意“洋老板”比“土老板”更适合做情人。又或者,我们会嘲笑富姐的“爱情达标线”过于严苛,可是倘若她把“零财产”定为达标线,我们会不会又为她打抱不平呢?

  好在现实生活中,面临这些贞洁观和达标线的考验还不太多,与那位朋友和富姐相比,后面这些朋友更可能博得同情:豪华办公楼的享受与增加的薪水即便不可得兼,也与性命、忠义无关;而郁郁不得志的朋友倘若有了份更来钱的差事,我们便和他一样,不会太计较原本的追求和抱负;至于妻子多了几倍工资,丈夫就丢掉好工作固然有些可惜,可立志改观总还是上进的表现。

  于是,初看令人费解的人生世态,在“切己”的考虑之后,便少了份可笑、嘲弄、不屑、鄙夷,多了理解、同情、慨叹和推己的疑问。

  商业社会和都市文明中,关于职业、爱情、心灵追求、社会地位的每一道题,我们貌似在选择,答案与模式却只有一个——痛苦的挣扎,然后告别自己所剩无几的自尊和忍耐力,对所谓“现实规则、社会公论、趋利本能”妥协和顺从。极少数的坚持者,也时常计算着,暗自倒数放弃的时日。

  商业时代的贞洁与爱情达标线固然光怪陆离,可是面对自己的生活,我们却常常笑不出来——至少不能那么理直气壮地笑出声来!

作者:左黎    来源:四川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