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曹林:人大代表可随时约见官员并非创新


2007-02-08 10:34:38         华夏经纬网

  各地“两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每天都会传出些彰显着时代进步的两会“新风”。记者从正在召开的四川宜宾“两会”上获悉,当地人大常委会制定了《宜宾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暂行办法》,规定人大代表可单独持证到基层调查了解情况,发现问题后可约见相关部门负责人;被约见的负责人不得拖延、推诿和回避(2月7日四川新闻网)。

  代议制下,人大代表的权利强弱度是民权强弱的晴雨表,花瓶代表权利对应着弱的民权,有强的代表权利即有强的民权,所以每一次代表权利的扩展总能激起公众的热烈响应,因为公众能从人大对官员的强势中敏感地感受到自己的强势。“代表约见官员权”即满足了公众这种民权自尊:你官员可以躲着平民,但我们的代表约见你时你得乖乖地随叫随到;你官员可以把平民的批评当空气,但面对代表的质询和训斥时你得低头认真听着并记录。

  其实,人大代表约见政府官员随叫随到,这并非某地为人大代表新创设的一项权利,约见权并非什么新权利,我们的宪法和全国人大组织法早就赋予了人大代表这种权利:人大代表享有约见、质询、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等多项监督权力,可依法约见本级和下级有关国家机关负责人——也就是说,法律早就赋予了人大代表这种权利,只不过因为政府强势、代表懒政、民权乏力、制度惯性等原因,这种权利处于事实上的睡眠状态,只存在于纸面上。但权利休眠不等于没有权利,如果我们的人大代表有着强烈的履职冲动、强悍的代表意识和强势的权利追求,根本无须地方人大再作什么规定,无须再被动地等着谁的重申或看谁的脸色,完全可以以积极的实践和主动的用权去激活这个休眠权利,直接在基层调查中依法约见官员,官员不接受约见的话就起诉他。经过实践这么一搅动一推动,一个休眠的权利就会从纸面走向实践,从而沉淀为一种习惯权利。

  质询权原本也是一种休眠权利,自从去年两会中钟南山积极使用了这个权利,这种权利就被成功地激活了:看今年的地方两会,江苏人大代表质询电信部门乱收费,重庆政协委员质询教育官员,广州人大代表质询市建委——高调质询成为问政常态,质询权告别休眠,就源于代表委员们的主动激活而非领导表态或等着组织撑腰和授权。

  谈到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人大代表权力时,常有人说制度不完善、代表缺乏权利——其实并非如此,我们的制度实际很完善,代表的权利也很充足,只不过那些权利都处于没人用的休眠和花瓶状态:比如人大代表有罢免权,可以提出对本级国家机关组成人员的罢免案,多大多好的一种权力啊,可失职官员层出不穷,哪个代表用过这种权力?比如提议组织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权,公共事件频发,几个代表用过这种权力?体制制约确实存在,但人大代表是有主观能动性的,很多时候人大代表不能等着组织的授意或上级的准许,人大代表不是对上级而是对委托自己参政议政的人民负责,要有积极争权、主动用权、穷尽手中每一寸权力的意识,有权不用、有权不争、有权不激活即是一种失职。一个代表尝试去激活一种休眠权利,在舆论和民意的声援下,再强大的体制弊病也阻挡不了这种激活力量的。

  在激活休眠权利这方面,普通的老百姓比人大代表积极多了,这几年民间维权运动风起云涌,王海通过买假打假,郝劲松起诉铁道部,周泽就养路费上书人大——这正是平民通过一个个影响性诉讼和行动激活民权的尝试,正是在这些公民行动的激活下,消费者权益、纳税人权利等许多处于休眠的民权变成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习惯权利。相比之下,我们的人大代表似乎消极多了,宪法赋予其许多权利他们不敢、不想、不主动去激活和使用,而是被动地参政议政。看发达国家的议员可以知道,他们不仅去主动激活一切宪法权力,还在积极与政府的博弈中争得一些新权力。

作者:曹林  (作者系中国青年报编辑)

来源:南方都市报-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