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谢浮名:李银河博士,作个幸福的犬儒吧


2007-02-12 10:24:47         华夏经纬网

    日前,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布了一篇题为《我的最新决定》的日志,表示由于自己的领导受到“来自不是一般老百姓”的压力,而不得不“闭嘴”(2月11日《江南时报》)。李银河没有倒在网络暴民的谩骂侮辱之中,没有屈服在道学家的口诛笔伐之下,现在终于决定闭嘴了,不愿意再多尽她的社会责任了,“因为它太打扰我的生活,也使领导为我承受压力。”

  很悲哀,很无奈。这位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从27岁开始,竭力为主流社会断然排斥,至少接受起来无比困难、羞愧难当的行为争取权利、大声辩护,试图将这些“太前卫”的行为和观念从罪孽与不伦的指控和混沌的仇恨中解救出来,她力抗来自各方面的侮辱谩骂,我自岿然不动。如今终于决定闭嘴了。

  这首先让我想起的是鲁迅扛着黑暗的闸门,要把下一代放到光明的天地去的形象。每一代中的高尚者都真诚地希望民族的苦难在自己的手中结束,新的道德秩序在自己手中重构,甘愿为下一代的幸福作出牺牲。然而直至现在我们仍扛着这道闸门,而且份量越来越重,有让子子孙孙继续扛下去的态势。莫非真的要扛到闸门重重合上的那一天吗?然而,就是鲁迅,这个备受推崇和爱戴的伟人,如果出现在特殊时期,也会有人叫他“要么蹲监狱,要么闭嘴”。

  当然,李银河不是鲁迅,我们也不能苛求她成为鲁迅。因此,他才说:“早就听到人们批评犬儒主义。一位自由主义思想家在几年前就批评过大陆知识分子的普遍犬儒主义化。可悲的是,在中国,犬儒主义有时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现在,我就面临这个选择。”

  委屈求全、接受现实吧,李博士。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理解,一种不反抗的清醒和一种不认同的接受,又有何不可呢?当“中国人现在最紧迫、最困难、最值得关注的还是一个温饱问题,其他问题谈起来未免太精英,太前卫,太奢侈”的时候,你何必逆时势而动?等到温饱问题解决了之后,各种社会问题、道德问题集中暴发了,承受者反正不是自己。你何必多管闲事?我们的社会,不需要“太精英,太前卫,太奢侈”!

  渔父曾经劝说屈原:“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酾?何故深思高举,而自令见放为?”李博士,从今而后,你也就在温暖的空调间打打瞌睡,在和煦的阳光下透透气吧。再说,世界上旅游胜地多的是,去走两圈散散心。实在不行,不妨上麻将桌凑条腿。总之,作个幸福的犬儒吧。

    稿源:红网 作者:谢浮名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