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叶檀:中国宜提高劳工待遇以对抗升值压力


2007-02-12 11:01:19         华夏经纬网

  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国际升值压力较大,有人以中国贸易顺差中中国企业所获利润及国内薪资与国外几十倍的差距,表示这是中国以国内福利与环境为代价,获取的微薄收益,发达国家不应该如此吝啬。

  但国际市场没有人有耐心仔细倾听怨妇的声音,只关注交易各方是否遵循游戏规则,是否损害了自己的利益。中国确实做出了重大的牺牲,中国工人的平均工资只有美国的1/30到1/50,中国的环境代价将使中国经济日后付出极高的成本。

  没有人关注这些。

  有谁逼迫我们将工人工资压到生存线了吗?有谁让中国压低原材料价格了吗?但市场的法则是,不掌握市场定价权与产品标准的初级市场,起飞之初只能靠汗水挣钱,在获得了贸易顺差后,还得承担汇率压力,因为中国的产品抢夺了发达国家制造业工人的饭碗。事实上,中国与贸易伙伴间关系日趋紧张。

  即便万分不情愿,中国的汇率也在小步地、不停地、越来越快地上升。

  加息可以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但我国的几次加息并没有缓解压力——真正的原因是,我们无法承受快速加息所引发的通缩风险。大幅加息犹如让一辆依靠投资动力牵引的超大型机车紧急刹车,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列车倾覆。

  一方面无法加息,另一方面央行同样无法让汇率大幅升值,理由同上:中国经济发展的另一引擎是出口贸易,我们无法衡量贸易减少对于中国经济、社会所引发的风险,只能采取试探性的小步升值的保险做法。

  以此看来,为了经济稳定和发展的需要,我国的利率与汇率均是扭曲的。如何突破这一两难困局?一向认为保持就业率是中国经济头等大事的樊纲先生最近提出,“给农民工加工资比升值的办法好多了”,他建议,不如直接把实惠给农民工,“这样劳资关系可以缓和一些,解决内部的不平衡、解决外部的不平衡能够结合起来,能够一箭双雕”。

  这是一个姗姗来迟的美好建议。任何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过程都是国民福祉提升的过程,也是国民素质提高的过程,将劳工的薪水压低至只能维持个人简单再生产的水平上,把本国经济锁定在低品质高污染循环中,是谓恶性经济增长,与和谐社会等目标背道而驰。

  实际上,人民币汇率准确度量市场价格不仅是国际压力,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需要一个独立的货币体系。因为市场经济发展需要一个准确的货币尺度来衡量要素的价值。但中国汇率在浮动之后一定会升值吗?

  看看国内生产要素成本吧,如果工人的工资增加了,社会保障健全了,产品品质提高了,虚假的进出口贸易减少了,恐怕到那时,汇率市场将完全是另一幅景象,很有可能不升反降。

 作者:叶檀  (2月9日 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叶檀 本报有删节)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