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石子砚:质监局收保护费折射企业权利贫困


2007-02-13 11:00:57         华夏经纬网

  交钱,就不执法;不交,就加强“监管”。江西省九江县质量技术监督局以放弃监管的方式,来换取经济利益。赤裸裸收取“技术保护费”,并暗示,不交这个钱,以后会有很多麻烦。很多经营户表示负担不起。一经营户说,“只要交了钱,质监局便不再监管,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中国青年报》2月12日)

  如同记者的采访手记所言,不珍视自己的行政权力,反而进行权力寻租,其性质不仅仅是行政不作为,而且还意味着公权力的“匪化”。对于这种公共权力的“流氓化”、“匪化”趋势,其实并不鲜见,比如成都火车站警察勾结小偷、“猫鼠一家亲”的荒诞剧;比如东莞走私集团按照通关环节岗位及关员职位的高低,定期给海关关员发“工资”等。九江县质监局赤裸裸收取“技术保护费”,与此大同小异。

  笔者认为,“技术保护费”所折射出的,并不仅仅只是公权力的“匪化”。这只是这一问题的一个向度。公权力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的“匪化”,其反衬出的是权利与权力的事实上的不均衡,是公民或企业社会权利的缺位。正是这种权利的缺位,导致这种权力庇护主义关系的滋生盛行。或者换句话说,“技术保护费”所折射出的,是公民或企业的一种所谓“非制度化生存”之困境。

  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认为,所谓非制度化生存,是指人们所赖以生存的制度环境缺少确定性,在遭遇某种需要解决的问题或情况的时候,不是依据明确而稳定的制度安排来解决,而是依靠一次次的具体博弈。“不交这个钱,以后会有很多麻烦”,其实就是意味着企业或个人所赖以生存的制度环境缺少确定性,缺乏一个“制度化生存”的环境。

  对于企业的这种“非制度化生存”,孙立平先生曾有过生动的描述:企业如果遇到被政府部门处罚之类的事情,通常的做法是首先看政府有关部门中有没有熟人或“关系”。找到了这样的熟人或“关系”,如果遇到的不是什么大事情,当然是请吃饭、送礼物,以求通融;如果遇到的是较大的问题,就需要“塞钱”或其他的交易了。一般的情况下,应当是“圆满”的结局,对企业的处罚规避掉了,企业节省了一笔开支,有关的人员得到了好处(孙立平《权利缺位与非制度化生存》)。

  而实际上,也正是因为我们的制度环境在缺乏对企业活动“制度化保护”的情况下,开始形成由官员与企业主个人之间、公权力与个体权利之间的保护与被保护、庇护与被庇护的关系,并从而形成“非制度化生存”与权利贫困的恶性循环。对于江西省九江县的钢材经营户来说,在权利缺位或不均衡的现实境况之下,要寻求对自身权益的保护和扩张,就必须与公权力也就是当地质监部门,建立庇护主义的关系,而要建立这种庇护关系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乖乖缴纳所谓“技术保护费”。

  如同孙立平先生所提醒的,社会成员的权利越是缺位,社会生活的制度化程度也就越低;而社会生活制度化的程度越低,对于建立庇护主义关系的需求就越强烈,腐败性交换的机会也就越多。所以,“技术保护费”其荒诞的警示意义,不在于公共管理部门的工作作风和服务态度,而是在于制度层面的改进,在于如何给企业一个制度护佑与呵护之下的生存环境,拯救其于“非制度化生存”的水深火热之困境。在于如何使他们尽快走出这片“权利贫困”的沼泽地。作者:石子砚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